? 卷六 奏雅 四十二、天壤之中更有陈郎-上品寒士 日博水位一直涨什么意思_日博靠谱么_BTE365亚盘技巧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四十二、天壤之中更有陈郎

卷六 奏雅 四十二、天壤之中更有陈郎2017-11-15 15:11:42Ctrl+D 收藏本站

????四十二天壤之中更有陈郎

????让陈操之喜出望外的是,小婵竟然也怀孕了!

????小婵跟在丁幼微身边,听丁幼微向陈操之说起她怀孕这件事,陆谢两位夫人惊奇的样子陈操之目瞪口呆的样子,让小婵羞得抬不起头,只一次就怀孕了,这真是太难为情了!

????陈咸陈满等长辈也是此时才知小婵有孕之事,人人喜笑颜开,小婵果然是有宜子之相,钱唐陈氏又将添一位子嗣了,双喜临门啊。

????才女谢道韫颇感失落,就算她满腹诗书,但少了一个孩儿总觉得底气不壮,家族夜宴后,谢道韫洗漱毕,在卧室读刘向《说苑》消遣,心里想着陈操之在车里说的荒唐话,陈操之竟然还想着象新婚那夜一般让她与葳蕤共侍一夫,那夜她是一时迷了心窍慌了手脚任陈操之摆布了,如今还怎么肯再做那事!

????——当时陆葳蕤只是笑,也不说肯也不说不肯,她则是含羞薄嗔地拒绝了,陈郎该不会因此不快吧?

????谢道韫转念又想:“若陈郎因这事就不快,那我宁愿他不快,怎能如此依着他奉迎他!不过今夜陈郎是要在葳蕤妹妹那里歇息了,葳蕤妹妹怀了孩儿,陈郎不知有多高兴呢。”

????谢道韫百无聊赖地将《说苑》卷八“正谏篇”看完,夜已深,推窗看了看,寒星数点,冷风砭人肌骨,明日应该是个好晴天,当即净手准备上床安睡,侍婢柳絮已经把衾被薰得香暖,因风为她解散发髻——

????这时,听得仆妇应门声,却是陈操之来了,谢道韫内心惊喜,表情淡定,披发施礼道:“陈郎今夜怎么来此?”

????陈操之挥手让柳絮因风二婢退下,掩上门,然后笑道:“特来与英台兄联榻夜话。”

????谢道韫“哼”了一声,转身自顾脱去丝履上床,一边道:“你现在忙于军整日练兵,书也难得读了吧,敢与我夜话,必驳得你哑口无言。”

????陈操之也脱履上床,趺坐着,笑道:“莫夸海口,我胜英台兄固不易,英台兄要胜我也难,至于说读书,那是没有知识的人才要读书——”见谢道韫柳叶眉竖起,赶紧合什道:“善哉,适为戏言耳,我虽在军旅,每日依旧手不释卷。”

????谢道韫嗔道:“不许再称呼我英台兄!”

????陈操之道:“偶尔叫一声,追忆同学往事逝水年华,也是风雅趣事嘛,而且我也只是私下称呼,闺中事尔,道韫何必较真。”

????谢道韫也趺坐着,说道:“罢了,这就由你,现在开始辩难,谁先出题?”

????陈操之一看,这还真要辩难啊,这时可没那雅兴,便道:“改日,改日吧,今日实在倦了,我是疲兵,今夜你就算辩赢了我也是胜之不武。”

????“夫君这是示弱呢。”谢道韫梨涡乍现,笑得妩媚,跪坐起来,柔声道:“也是,陈郎远路辛苦,那就早些安睡吧。”膝行近前,助陈操之宽衣解带,尽贤妻之责,又轻轻抚摩陈操之手背冻疮,问:“陈郎煎服了当归四逆汤没有,用药渣搓了寒疮没有?”

????陈操之轻吻她脸颊,答道:“还没有,今日没顾得上,明日再服。”

????二人只着轻薄小衣入锦被,并头共枕说些别后思念,谢道韫在被底摩揉陈操之手背的冻疮,摸得陈操之又痒又舒服,也就不安分起来,上下其手,谢道韫按住他的手不让动,说道:“陈郎,不是说倦了渴睡吗。”

????陈操之侧身亲吻谢道韫天鹅般雪白修长的脖颈,在她耳边低语道:“夫妇之礼未行,怎能入睡。”手便去爱抚那隆起"shu xiong",觉得丰柔了一些,让他爱不释手——

????谢道韫微微喘息,不再推拒,说道:“是葳蕤妹妹让你过来的吗?”

????陆葳蕤见小婵都有孕了,有点替道韫姐姐着急,而且女子怀孕初期不宜行房,所以与陈操之说了一会话后便催促陈操之来谢道韫这边——

????陈操之没正面回答,却道:“我这次在家只能呆五天,初四便要启程赶赴京口,北伐在即,不建功而还,是不能来看望你们了,我很想待我戎马归来,你和葳蕤小婵三人都能抱着孩儿来迎接我呢。”

????陈操之这么一说,谢道韫顿时心软得不行,回应陈操之的爱抚,低声道:“陈郎,我是不是因为虚劳之疾初愈,体质太弱,所以——所以——”

????陈操之道:“不会,不是那个原因。”

????谢道韫问:“那是什么原因?小婵只一夜就怀上了,我怎么?”

????陈操之有点不大好回答,小婵那个实在有点巧,不足为例,说道:“金风玉露未相逢而已,这个要靠尝试,多尝试就有一中,就好比乱箭齐发,总有命中红心者。”又调教道:“阿元莫要太拘谨,欢好之际要恣肆一些才好。”

????谢道韫羞涩不已,低低的应了一声。

????烛影摇红,海棠开后,谁赋阳台?云收雨散。

????谢道韫喘息咻咻,身子还在微微抽搐着,夫妇之欢,一至于斯。

????情潮退却,喘息方定,谢道韫半靠在陈操之胸膛上,动情道:“道韫幼读史传,慕先贤为人,即我谢氏一门叔父,亦有阿大阿三和中郎,群从兄弟,有封胡遏末,皆俊杰也,不意天壤之中,更有陈郎!”

????陈操之瞠目结舌。

????……

????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这已是晋帝司马昱咸安三年了。

????正月初四一早,陈操之拜别族中长辈,再赴京口,谢道韫却提出要与陈操之同路赴京,因为谢琰去年给她的信里提及四叔父谢万身体欠佳,她想回乌衣巷探望,她原本与陆葳蕤说好开春后一道入建康的,但现在陆葳蕤已有身孕,不宜颠簸,所以遵嫂子丁幼微之命决定留在陈家坞分娩——

????陈操之看着已经换上男装的谢道韫,皱眉道:“道韫,我此行赶路甚急,很辛苦的。”

????谢道韫道:“我也不是第一次与陈郎长路同行,我亦能骑马,绝不会拖累陈郎的,其实我最想的是随陈郎北伐,但也知道不合适。”

????陈操之看着一袭男装双眉斜飞颇有英气的谢道韫,点头道:“好吧,不过你也该早两日与我商量,这时出我不意。”

????谢道韫笑道:“陈郎这几日都太忙碌了嘛。”

????因为是骑马赶路,谢道韫只能独自骑着那匹褐色牝马随陈操之而去,贴身婢女一个都不能带。

????枫林渡口送别,陈操之看着腹部已有些隆起的陆葳蕤和小婵,想着这一去,更不知归来何期,北伐不比前年的出使,战争一起,死生难料,他当然不能在亲人面前表现这样的悲壮,只是叮嘱陆葳蕤和小婵不能因为有孕就整日呆在房里,要多多活动,五禽戏他都教过,有些动作剧烈的不宜练,但悠缓的应每日勤练不缀,古时女子分娩是一大劫,陈操之不能不挂心——

????荆奴在另一边与冉盛挥泪告别,荆奴是很想追随冉盛北伐,但也知自己年老力衰,而且断了一臂,不适合随军征战了。

????戾天扶摇双雕冲天而上,陈操之一行也渡江往京口赶路了,且喜道路上的积雪已化,比去年回乡时行路便利了一些,晓行夜宿,初九日赶至乌程与沈赤黔一行汇合,太湖南岸的沈氏大船早已等候着,不需两日,渡湖而北,赶至晋陵顾氏庄园歇夜时,正好遇见顾恺之张彤云夫妇,相见大喜,张彤云已有五个月的身孕,闻知陆葳蕤也有了身孕,张彤云甚喜,央求顾恺之与陈操之说,若她与葳蕤所生是一男一女,那就订下婚姻——

????指腹为婚幼童婚都是魏晋士族所流行的,陈操之笑应道:“甚好。”以顾恺之和张彤云的品貌,其孩儿又会不贤不肖到哪里去!

????顾恺之夫妇近日就要回建康,陈操之便让谢道韫留在晋陵与顾恺之夫妇一道回京,又留下两名私兵为其扈从,临别时谢道韫依依不舍凝睇含泪,陈操之安慰道:“出征之前或许会来朝中觐见皇帝,到时当能一见。”

????正月十五日傍晚,陈操之冉盛沈赤黔一行赶到京口,桓熙桓石秀谢琰诸人已先至,谢琰得知谢道韫近日将回乌衣巷,说道:“元妹回来也好,我四叔父病情日重,只怕——”

????陈操之忙问何病?答曰呕血,进食日少。

????而此时,远赴邺城行离间计的死士段梼已有消息传回,段梼于腊月二十一日赶至邺城,即去上庸王府投信,故意认作是吴王慕容垂府第,慕容评得信大为惊喜,立即进宫禀报太后可足浑氏,审问段梼时,段梼历数当年大段妃与可足浑氏仇怨并痛骂慕容评,被慕容评下令处死——

????现在,慕容垂对此事的反应尚不知晓,但燕太后可足浑氏和太傅慕容评显然不会再容忍慕容垂,燕国内乱已成必然。

????十六日,桓温从姑孰入建康,召北府首领入京觐见皇帝,将誓师出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