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三十二、倾动三国-上品寒士 日博水位一直涨什么意思_日博靠谱么_BTE365亚盘技巧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三十二、倾动三国

卷六 奏雅 三十二、倾动三国2017-11-15 15:11:30Ctrl+D 收藏本站

????三十二倾动三国

????七月二十七甲戌日辰时,皇帝司马昱在太极殿召集百官,赐北府诸将印绶,其中陈操之与桓石秀更得皇帝御赐宝剑,以彰显二人在北府的超然地位,陈操之现在是以六品州司马兼领五品鹰扬将军桓石秀是六品州别驾兼领五品威远将军,文官兼武职时高一品是很正常的事——

????朝会散后,桓石秀田洛一众北府将领共计一十二人随陈操之至秦淮河畔陈宅赴宴,饮京口美酒品尝陈氏家菜,陈操之善能做主人,热情优雅谐趣,宾客如坐春风——

????蔡广对桓石秀道:“明日我等就要回京口和广陵,但若不能参与陈司马的婚礼将是一大憾事,太后赐婚,左右夫人,旷古未有的奇缘和盛事,在下敢请桓别驾届时为我等向桓刺史缓颊,给假五日,让我等可以来建康喝一杯陈司马的喜酒。”

????田洛魏乾诸人皆称是,请桓别驾务必美言。

????桓石秀点头道:“好,子重兄的婚礼是不容错过啊,京口离建康亦不遥远,骑马五日来回足矣——”

????次日,桓石秀与田洛蔡广等北府诸将回京口,至安北将军府向桓熙复命,因为距八月初八陈操之的婚期时日已然不多,桓石秀便向桓熙提起给假之事,这桓熙眉头一皱,左颊箭疤歪拧,神情肃然,显得军国大事十分紧迫似的,说道:“北府草创之初,正要加紧练兵,如何好诸将一齐告假,不妥,甚是不妥啊——”

????桓石秀顿觉脸上挂不住,没想到堂兄这么不给面子,他受北府诸将之托,若这么点事都求不下来,以后在田洛蔡广诸人面前如何还有威信,当下忍着怨气,说道:“此去建康不过百五十里,参加陈子重的婚礼往返不过五日,此非军情紧要之时,何妨和睦诸将,与众同乐!”

????桓熙倒不是故意要扫堂弟桓石秀的颜面,他只是想要显得他的每一个决定都是深思熟虑的,御下之术不轻许诺,这是权谋之术,这也算是活用《老子五千文》里的“将欲夺之,必先与之”,这是要让桓石秀觉得他威严莫测,这也是他父亲桓温教导他的,只是桓温没想到儿子对堂弟先用上了——

????桓熙威严了一把,又放缓口气道:“子庄,既是你提出此事,我怎会不允,初六便去,初十定要赶回来。”

????桓石秀虽然得到了桓熙的同意,心里却甚是不爽,心道:“既要答应,何必先前又说什么甚是不妥!我与你同祖同宗,是伯父让我辅佐你的,你却与我耍这拙劣权术,真是可笑!可鄙!”

????桓熙则以为自己展现了恩威并施的手段,甚感得意。

????……

????这日午后,陈操之从郗超寓所回到陈宅,却见谢府的两个仆妇候在门厅前,说是道韫娘子请丁嫂嫂和润儿去府中听琴,焦尾琴已上好弦调正音——

????正说着,润儿跟着柳絮出来了,说道:“丑叔,谢氏丑叔母请润儿去听琴,丑叔陪润儿去吧?”

????陈操之问:“你娘亲呢?”

????润儿道:“娘亲不去。”又轻声一笑,说道:“谢氏丑叔母其实是要请丑叔去听琴呢。”

????柳絮在一边抿着嘴笑。

????陈操之和侄女润儿来到谢府蔷薇小院,谢道韫对这次弹琴十分郑重,沐浴焚香,见陈操之和润儿到来,浅笑施礼,未有他言,便即调弦,低眉垂睫,左手按弦,右手弹弦,“铮”的一声悠悠颤音,清风雅韵满室——

????谢道韫弹奏的正是前年在会稽她二十岁生日之夜陈操之冒雪赶来送她的那曲《流水》,罕有知音者,空劳《流水》声,而今二人将结为夫妇,此间曲折,真如溪流潺缓,百折不回,终而豁然开朗,正音奏雅——

????谢道韫弹了两曲,便开始指导润儿弹琴,润儿聪慧颖悟,虽然学琴不久,但因为有弹箜篌的底子,所以对琴艺技巧掌握得甚快,已能弹奏简单的琴曲,并且大得曲意——

????陈操之坐在一边默观静听,谢道韫有时抬起眼来,发现陈操之微笑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谢道韫虽善解人意,此时还真没猜到陈操之的想法,陈操之想的是:待他与道韫葳蕤婚后,生下一堆孩儿,便由道韫教导,一代才女谢道韫成了幼儿园教师,哈哈,妙哉!

????夕阳将下时,一位仆妇急急来到蔷薇小院外,与因风说了几句,因风便进来禀道:“陈郎君,贵府管事来福来报,陈家坞的族人到了,还有钱唐会稽的贺客一起到了。”

????润儿喜道:“阿兄也肯定到了。”

????陈操之辞了谢道韫,带着润儿回到陈宅,但见车马填路宾客盈门,除了六伯父陈满与长子陈昌东楼的五伯母在吴郡求学的陈谟陈谭和陈宗之这些陈氏族人之外,钱唐七姓士族都派了族中重要人物前来参加陈操之的婚礼,丁氏族长丁异更是亲自赴京,丁夏商和丁春秋二子也都来了,丁异对陈操之说丁幼微的嫡兄丁立诚将会在初五前后赶到,丁立诚现为吴宁县令——

????与陈氏世交的冯梦熊让十六岁的儿子冯宣随阿姐冯凌波前来贺喜,冯凌波的幼子徐豁自然也带来了,而徐邈近日将从荆州来建康参加陈操之婚礼,顺便与妻儿相会——

????与陈氏族人钱唐士族一同到达的还有会稽虞氏谢氏魏氏的贺客,一时间,陈宅三厅人满为患。

????陈满陈昌父子这次又押送了二十辆牛车的婚礼器物羊酒入都,白发苍苍的富家翁陈满现在最感兴趣的是陈郡谢氏吴郡陆氏嫁女的嫁妆会丰厚到何等地步,真是睡梦里都在筹算期待啊——

????徐邈和张彤云之兄张玄于初三日同船抵达建康,冉盛来德初五从姑孰赶来,丁立诚初六日赶到,北府诸将桓石秀田洛蔡广苏骐沈赤黔一行数十人初七日傍晚从京口赶至,还有附近诸郡远道来观看这旷古未有婚礼的闲客,把建康城的客店都住满了——

????而更让建康朝野士庶惊叹的是,氐秦丞相王蒙派丞相长史席宝送来贺礼参加陈操之婚礼,席宝去年就作为使臣要随陈操之南下建康,却在洛阳城外被鲜卑人俘往邺城,其后被遣返长安,这次奉苻坚王蒙之命来建康,一是为参加陈操之的婚礼,二是想借机与晋室交好,因为秦国近来内忧外患不断,担心晋军与燕军联手夹攻,那秦国危矣——

????席宝一行是八月初四到的,后一日,八月初五,燕国的贺客两百人也风尘仆仆赶到,为首者是吴王慕容垂世子慕容令,两个月前从邺城启程,奉太宰慕容恪之命来参加陈操之婚礼,重申去年皇甫真与晋室达成的友好盟约,燕国的国策是先灭氐秦再图江东,现今氐秦未平,自然要曲意与江东交好,而陈操之与陆谢两大门阀女郎的婚礼就是一个燕晋修好的契机——

????陈操之的婚礼,倾动三国!

????先一日,陈操之去驿馆拜访了秦宾席宝,都是故人了,言谈甚欢,陈操之还为席宝引见郗超,席宝自然知道郗超是晋廷的实权人物,能见到郗超,席宝深感此行不虚——

????吴王世子慕容令至建康的当日,陈操之也去拜访,感谢远客厚意,却在慕容令的贴身侍从当中赫然发现金发蓝眸的凤凰儿慕容冲!

????时隔一年,慕容冲身量长开了一些,虽年仅九岁,但鲜卑人高大早熟,九岁的慕容冲与江东十二三岁少年身高相仿,湛蓝的眼神更见冷酷,俊美骄傲自命非凡,与宗之那种温和秀雅之美相比,金发蓝眸的慕容冲的美鲜艳而锐利,更具冲击力——

????陈操之不能装作不认识慕容冲,乃见礼道:“中山王殿下远来辛苦。”同时眼睛朝两边一扫,心想既然凤凰儿慕容冲来了,那个同样骄傲爽烈的鲜卑公主慕容钦忱会不会也来了?

????慕容冲冷淡地还了一礼,猜到了陈操之的想法,说道:“我代姐姐来看看那个陆氏女郎有多美,到底什么样才是白发苍苍也不会衰减的美!”

????那日陈操之离开邺城回江东,清河公主慕容钦忱与慕容冲姐弟拦在漳河南岸,慕容钦忱见留不住陈操之,便问陈操之:“你说的心爱女子是那陆氏女郎吧,她有多美,让你这般不舍?”当时陈操之答道:“很美,那种美到了白发苍苍也不会衰减。”

????现在,慕容冲代姐来验证了。

????这个慕容冲年纪虽小,但性情暴烈,谁知道他在婚礼上会不会闹出什么事来!

????陈操之眉头微蹙,眼望慕容令,说道:“世子殿下,在下的婚礼乃人生之重,绝不能出什么意外。”语气颇严厉。

????慕容令赶紧道:“陈洗马放心,中山王殿下只是观礼,绝不会有任何冒犯,来江东之前,中山王殿下立了誓的,否则我也绝不会带他来。”

????一边的凤凰儿慕容冲冷着脸,默不作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