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二十九、赠琴-上品寒士 日博水位一直涨什么意思_日博靠谱么_BTE365亚盘技巧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二十九、赠琴

卷六 奏雅 二十九、赠琴2017-11-15 15:11:26Ctrl+D 收藏本站

????二十九赠琴

????蔡氏宗主蔡丰领着数人快马赶上陈操之一行,高叫道:“陈使君,请稍待——”

????陈操之下马,待蔡丰奔近,拱手问:“蔡宗主还有何事见教?”

????蔡丰跳下马,笑道:“与使君三日长谈,大畅胸怀,今朝分别,甚觉惆怅,几将昨日备好的一份薄礼忘却。”

????蔡家坞堡方向一辆牛车渐渐驶近,停在陈操之身前,两名蔡氏仆役抬出两个箱子,一个是方形的樟木箱子,另一个是长条形的楠木箱子——

????蔡丰道:“使君风雅之士,在下不敢以俗物亵渎,今以家传藏书百卷相赠,内有先祖伯喈公手书的《嘉平石经》的《鲁诗》原帖五卷,还有家藏伏羲式旧琴一张,一并赠于使君。”

????《嘉平石经》是蔡邕奉汉灵帝之命用隶书写成的《周易》《尚书》《鲁诗》《礼仪》《春秋》《公羊传》《论语》这七部经典的全文,然后由石工雕刻而成,因制于汉灵帝嘉平四年,故称《嘉平石经》,留在长安的原碑刻历经战乱已破损,陈操之曾在陆纳府上见过部分残碑的拓本,蔡邕的书法笔力劲健,结构严谨,是汉隶集大成者,现在蔡丰赠给陈操之的是当年蔡邕手书的《鲁诗》原帖,其珍贵可知——

????而蔡丰说的伏羲式旧琴,赫然是蔡邕手制的焦尾琴,蔡邕此人乃旷世逸才,音律书法辞赋经史学问俱为汉末第一人,其于音律,着有《琴操》二卷,他不仅善于鼓琴和吹笛,更能制作琴和笛,正如柯亭笛有着奇妙的来历,关于这焦尾琴也有一则奇闻,蔡邕在游历三吴时,借宿农家,农妇烧火作炊,蔡邕听到那木柴在火里燃烧时发出的清脆裂响,心有感触,赶紧将那块灶下正在燃烧的桐木抽出来灭火,手被烫伤都不察觉,他用这块桐木制作了一张琴,琴音美妙无比,因琴尾有烧焦的痕迹,故名焦尾琴,与春秋时的两具古琴还有司马相如的绿绮琴并称四大名琴,没想到陈留蔡氏还保有这张琴!

????陈操之大喜,长揖到地:“多谢长者厚赠,在下一定精心爱护书与琴。”

????蔡丰见陈操之喜形于色,知道陈操之对这份礼物十分满意,他自然也很高兴,拱手道:“陈使君一路平安,蔡某不远送了。”

????那蔡氏媒妁这次随陈操之苏骐到苏家堡,苏道质这回答应得很爽快,蔡氏大喜,便行纳采问名之礼,婚姻就这么定下了。

????陈操之只在苏家堡呆了两日,便赶赴舞阳拜访魏氏宗主魏乾,此行亦极顺利,魏乾知道其他四大坞堡俱已归附北府军,为家族利益计,岂甘落后,魏乾请陈操之在舞阳小住,十日后他就亲率两千私兵随陈操之南下广陵,舞阳距洛阳五百余里,陈操之原想赶去洛阳与沈劲一晤,但往返需半个多月,六月底就不能赶回广陵了,便给沈劲写了一封长信,派得力手下送去——

????六月初二,陈操之刘牢之一行踏上归程,魏乾率两千私兵随行,这三千军士都是步卒,自带半月粮食,行至平舆苏家堡,与苏骐率领的一千苏氏私兵汇合,至新蔡,又与蔡广的三千蔡氏私兵汇合,浩浩荡荡六千余众,于六月十六日至合肥,豫州刺史西中郎将袁真亲至城外迎接,以一千斛米三百只羊犒军,去年四年陈操之在寿州与袁真相见,袁真颇为傲慢,此番再见,袁真的态度大为不同,对陈操之是礼敬有加,陈操之现在是六品司州司马,更主要是陈操之与陆谢两大门阀联姻,地位骤升,而且这次游说两淮诸坞成效显着,看这六千兵士就可想而知,袁真甚有危机感,这几年他也想游说这些流民帅为他所用,但因为他只是一个方镇,没有朝廷的诏旨,那些流民宗部不肯听命,而今陈操之有桓温的支持奉朝廷诏旨,竟是一呼百应,这让袁真既妒且恨,十分忧惧,现在庾希已败亡身死,桓温所忌者只有他的豫州兵了,早晚会来夺取豫州兵权的——

????袁真请陈操之刘牢之苏骐蔡广魏乾这些首脑入城赴宴,筵席间,袁真向陈操之询问重建北府兵的目的,对于袁真,陈操之决不能推心置腹,此人与桓温积隙已深,很难化解,史上的袁真受桓温逼迫后就据寿阳叛燕,后又叛秦,终被桓温剿灭,陈操之当然不能把自己建北府军而实欲削弱桓氏的真实想法告诉袁真,这是绝密,越少人知道越好——

????陈操之道:“桓大司马有鉴于鲜卑人势大,不建北府军难以相抗。”

????袁真知道桓温有北伐之谋,说道:“我闻慕容恪因病退兵,慕容垂亦从灵武潼关退兵回巩义,燕吞并氐秦之谋未成,自然也不会有犯我晋境之心,但二胡占我中原关中,凡我晋民,无不痛恨,请陈司马代我禀知桓公,若桓公北伐,我当效力。”

????桓温第三次北伐,袁真出兵谯梁,因未能开通石门以至于水运不通,桓温兵败后归罪于袁真,袁真反叛也是因于此,当然,这些现在都不会发生了,但以袁真与桓温的关系,想要他在明年的北伐中出死力是不可能的,豫州也有三万劲卒,不能在北伐中发挥作用实在可惜,史上袁真还是死在桓温之前,桓温与袁真是老朽对老朽,桓温为早日篡位才会急于铲除袁真,而陈操之则根本不会把袁真当作对手,时间是陈操之最强大的助手,他只需静候良机便可,袁真桓温都会被无情的岁月击败——

????陈操之与袁真饮酒尽兴言谈甚欢,次日,陈操之引军东下时,袁真又赠粮草酒肉若干。

????六月二十七日,陈操之率六千军士抵达长江北岸的广陵,广陵新城是桓温年初筑成的,城垣坚固,已成江北军事重镇,桓温已知陈操之游说两淮诸坞大获成功,所以自姑孰顺江而下至广陵,等候陈操之与淮北诸帅到来,要加以恩抚,收揽人心——

????六月三十日,以田洛郭铨戴循为首的徐豫二州一十九坞流民帅齐至广陵,田洛领有四千私兵郭铨戴遁各三千,其余小坞堡共计一万五千私兵,总计两万五千军士,与先两日到达的蔡广魏乾苏骐部合计三万两千军士,桓温大喜,对陈操之赞赏有加,并立即表奏朝廷,举荐陈操之为五品鹰扬将军田洛为五品宣威将军蔡广为五品讨逆将军郭铨为五品讨寇将军戴循为五品破虏将军刘牢之北府六品平虏校尉苏骐为北府六品殄虏护军沈石黔由骑督擢升八品北府参军——

????同时,桓熙桓石秀从晋陵京口一带招揽了乐安高衡东平刘轨琅琊诸葛侃这三大流民宗部的嫡系子弟入北府军,各有一千多私兵,加上孙无终何谦,皆授六品校尉参军之职,又在江淮招募流民入伍,共得两万三千军士,桓石秀加五品威远将军——

????如此,北府军就有了五万五千步卒,桓温还要把段思冉盛统领的三千甲骑具装的重骑兵交与桓熙,短短数月,一支近六万的大军集结于广陵,京口北府拥有了几乎等同于西府的强大军事力量!

????桓温自然视北府兵为他桓氏掌控的武力,欣喜之情可想而知,对北府军在军械钱粮上是大力支持,从荆州江州调拨钱粮至京口供北府军支用,这也是他控制北府军的手段,掌握了军事后勤,就掌握了这支军队的命脉,所以他宁愿由他桓氏掌控的荆州江州出钱出粮支持北府军,而不愿让朝廷来供养这支军队。

????七月十二日,北府军完成建制,田洛蔡广诸人依然各领本部,但已按魏晋军制逐级建立了部曲屯伍,至此便在京口和广陵两地展开练兵,北府军的统帅就是安北将军司州刺史桓熙,陈操之桓石秀为副,作为司州长史的谢琰,未兼武职,统领日常诸务。

????陈操之是主管军事的州司马,自然要常与北府诸将打交道,他让沈赤黔所领的左右二曲演示步兵战阵,田洛郭铨等人都深感此步兵战阵攻守兼备威力巨大,于是,这个命名为“却月阵”的步兵与战车结合的军阵就在全军开始推广——

????七月二十一日,朝廷任命陈操之桓石秀田洛等人将军职的诏令下达,宣陈操之等人入都觐见皇帝,领取印绶——

????陈操之向桓熙辞行时,桓熙笑道:“子重亲迎之期在即,回京领将军衔,正好完婚,可谓双喜临门,熙军务在身,不能参加子重的婚礼,薄礼一份已备,待子重亲迎之日,自会派人送上。”

????谢琰沈赤黔为陈操之送别,谢琰道:“我将于八月初七赶回来,赤黔也与我一道来。”

????沈赤黔笑道:“陈师的婚礼将是江左最盛大的婚礼,弟子不胜期待。”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