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十八、小郎神奇-上品寒士 日博水位一直涨什么意思_日博靠谱么_BTE365亚盘技巧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十八、小郎神奇

卷六 奏雅 十八、小郎神奇2017-11-15 15:11:13Ctrl+D 收藏本站

????十八小郎神奇

????陈操之与陆谢二女的六礼很紧凑,二月初一纳采,初二问名,张凭郗超这两个媒人分别从陆谢二府取到了写有谢道韫和陆葳蕤姓名和出生年月日干支的版文,谢道韫生于晋康帝建元元年十二月十六,即癸卯年乙丑月癸巳日;陆葳蕤生于晋康帝建元二年八月初八,即甲辰年壬申月辛巳日——

????二月初三,老族长陈咸由谱谍司令史贾弼之陪同,将十六侄陈操之的生辰年月日(甲辰年丙子月壬申日)与陆谢二月的年月日干支送交太常博士占卜婚姻是否适宜,那太常博士经过元龟卜筮之后,不出意料,双双卜得吉兆,陈咸陈满二人当日下午便备礼登陆谢二氏家门,通报太常博士卜筮得吉兆的经过,三方决定缔结婚姻,这便是纳吉之礼——

????二月初六,是纳征大礼,就是男方正式向女方下聘礼,以陈操之六品官的身份,必须备有豹皮二束帛10匹锦彩20匹绢60匹布120匹牛犊二羔羊二羊六豕六酒黍稷稻米面各二十斛另纳币二十万钱——

????陈操之同时下两份聘礼,所费不下两百万钱,负责打理家族田产的六伯父陈满甚是肉痛,这要不是近两年陈氏庄园扩张迅猛,这聘礼都出不起啊,好在陈满坚信,陆谢二女的嫁妆会十分可观,听闻前两年会稽虞氏嫁女给陆纳之侄陆始,仅陪嫁的良田就有二十顷,吴郡陆氏陈郡谢氏门阀地位犹在会稽虞氏之上,到时这嫁妆定然丰厚可喜——

????纳采问名纳吉纳征四礼过后,就是请期,本来这也是要男方通过太常博士占卜后择定佳期再通知女方的,但陈操之这样双娶的婚礼古来所无,没有惯例可循,而且只怕陆氏谢氏都不肯亲迎之日居后,所以二月初七这日傍晚,陈咸邀请谢安陆纳郗超张凭至陈宅东园正厅,共议亲迎之期——

????张凭笑呵呵道:“陈子重娶妻,朝野关注,这几日里巷曲坊都在谈陈子重双娶之事,民众最关心的是陈子重亲迎之日定于何时?左右夫人是有先有后,还是同日迎娶?若同日迎娶,这洞房花烛夜又怎生安排?哈哈。”

????郗超笑着补充道:“即便是同日迎娶,也是有先有后的,子重只有一个,只能一个一个去女家迎娶。”

????谢安陆纳都是相对莞尔,这要求样样公平持中是不可能的,就看谁肯退让一步?

????郗超看着恭立一边的陈操之,笑问:“子重多智,有何良策?”

????陈操之老老实实道:“一筹莫展。”

????众人皆笑,气氛和缓。

????老族长陈咸道:“亲迎之期还是同一日为佳,若有先有后,再按占卜择期,恐怕会相隔半月一月都很难说,安石公祖言公以为如何?”

????谢安陆纳都表示无异议,陈操之要同一日娶二女那就娶吧,洞房花烛夜如何安排是你们陈氏的事,但正如郗超所言,同一日迎娶也是有先有后的,陈操之是先到陆府迎亲还是先到谢府迎亲这事得先定下,因为要事先选择良辰吉时,陈操之两头跑,只怕会仓促,显得不够庄重——

????谢安是早有计较,就象当初侄女谢道韫要出仕一般,谢安是从不着急,他相信任何事总能找到的对策,这时开口道:“我有一个建议,说出来与陈族长陆尚书共议——”

????陈咸陆纳皆道:“安石公请讲。”

????谢安道:“既然陆氏女郎与我侄女是由崇德太后赐婚的,不如恳请太后出面,待亲迎之日,左右夫人皆至崇德宫谢恩,然后操之赴崇德宫将二女一并迎回陈府,这样就不至于有先有后,也免得操之来回奔波,诸位以为如何?”

????陈咸陈操之大喜,陆纳亦觉得此法八面玲珑面面俱到最是可行,心里暗赞东山谢安石果然有才,从小事上亦能体现——

????这一重大难题解决,其他事就好办了,又商量了一下亲迎之期,因为陈操之近日就将赴京口辅佐桓熙重建北府兵,此后数月会非常忙碌,而且谢安知道北伐之期不远,所以陈操之的婚期应该在北伐之前北府兵初步成建制之后,那么八月间应该是最合适的——

????当日下午,陈操之写了一封表章让三兄陈尚呈交崇德太后,崇德太后傍晚时分便派内侍回复,愿意成人之美。

????次日,陈咸去拜访太常博士,卜得佳期是八月初八乙酉日,郗超张凭这两位媒人分别去陆府谢府征询意见,谢府无异议,陆府颇欣喜,因为八月初八正是陆葳蕤的诞辰,可谓双喜临门。

????五礼已定,亲迎之期尚早,陈操之也必须赴司州司马之任了,他先要去姑孰西府面见桓温,然后从姑孰乘舟径赴京口——

????陈操之去姑孰的前一日,分别去陆府谢府辞行,在谢府得知谢玄将于下月初九迎娶桓豁女,不禁担心自己到时赶不回来,谢玄笑道:“赶不回来亦无妨,子重与我姊的婚事确定,这是我最欣喜乐见的事,重建北府兵要紧,子重勿以我之婚期为念。”

????当夜,陈咸陈满陈尚陈操之冉盛,还有丁幼微和陈宗之母子在正厅议事,决定陈满和荆奴月底回钱唐,老族长陈咸则留在京中,等陈操之娶妻后再回钱唐,宗之也跟着六伯祖陈满同道去吴郡,继续在徐博士门下求学,明年宗之十五岁,就可以参加齐云山雅集和定品了,以宗之的学识和初具的令誉美名以及与陆谢二族联姻后钱唐陈氏的地位,宗之被州大中正擢为高品是完全可期待的事——

????丁幼微和润儿当然是留在都中,润儿很喜欢东园新居,而且这些日子她经常去拜访两位丑叔母,如鱼得水,很是自在,她与陆葳蕤一起侍候花卉学习绘画,向谢道韫请教玄儒疑难学习鼓琴,丁幼微有时也跟一道去,与陆谢两府女眷都相处得极好——

????商量已定,各归寝处,陈操之送嫂子和宗之回莲池北岸的“水香榭”,这“水香榭”亦是润儿命名的,由陈操之书匾,悬于门楣。

????仲春中旬的夜里还很有些寒冷,明月半圆,池畔香樟玉兰清香泠泠,池水如镜,月亮倒影如沉璧——

????丁幼微道:“宗之,你先回水香榭,娘亲和你丑叔有些话要说。”

????陈宗之答应一声,迈步先行,阿秀雨燕二婢听幼微娘子这么说,也悄悄落后,方便幼微娘子与操之小郎君说话——

????两亩大小的池塘曲曲折折,绕池一周约百余步(约合现代一百五十米),丁幼微双手交握,缓缓而行,开口道:“这些日子,嫂子很快活呢,小郎婚姻确定,了了嫂子一件沉甸甸的心事,嫂子这几日心里一想到小郎要把葳蕤和道韫都娶进门来,就会情不自禁笑起来,真没有过这样的赏心乐事。”

????陈操之微笑道:“这几年可让嫂子操心了,嫂子倒没有责怪过我好高骛远。”

????丁幼微轻笑道:“小郎总能做到别人不敢做甚至不敢想的事,小郎神奇!”

????陈操之笑笑,没说什么。

????丁幼微言入正题了:“小郎明日去姑孰,不带小婵去吗,你可是一向由小婵服侍的。”

????陈操之道:“我去京口,安安稳稳呆不了几日,就要往两淮游说诸坞宗部,和去年出使一般奔波,小婵跟着我不方便的。”

????丁幼微“嗯”了一声,叮嘱道:“小郎自己在外面,千万珍重。”

????陈操之道:“嫂子放心,我长安邺城都能万里来去,两淮算得了什么,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丁幼微沉默了一会,又道:“小郎现在婚事定下来了,小婵可也等了你好些年了,小婵是阿姑生前要你纳的妾侍,你不能负她,你也知道的,小婵那丫头对你是死心塌地了,早几年清枝嫁给来德,她就是不肯嫁人,她说宁愿做英姑那样的老丫环——小郎你是怎么想的?”

????陈操之道:“一直当她是小婵姐姐呢,和自家亲人一样——”

????丁幼微笑道:“那就行了,这样吧,待你迎娶葳蕤和道韫之后,就把小婵给纳为妾侍,初阳台的李道长曾说过小婵是宜子之相呢,我西楼陈氏人丁稀微,宗之还小,这可都指望小郎开枝散叶子孙满堂。”

????陈操之唯唯。

????……

????二月十二,陈操之一早入台城向皇帝司马昱辞行,司马昱好言嘉许,寄以厚望,陈操之表忠心后拜辞皇帝出式乾殿,往止车门而去,迎面见几个内侍宫娥伴着一辆画轮宫车缓缓驶来,至近前,画轮车停下,车稍打开,车内坐的是新安公主司马道福,司马道福出奇地平静,说道:“陈操之,真没想到你能双娶陆谢二女,你心愿得偿了吧?”

????陈操之不答,只是施礼道:“公主殿下安好。”

????司马道福叹息一声,说道:“哪里安好了,一点都不安好。”

????陈操之不敢多说,躬身道:“在下有要事在身,告辞了。”

????司马道福颇识大体,没有大喊大叫,看着陈操之的背影,嘴唇微动,也不知在喃喃自语些什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