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十四、永不能弥补的遗憾-上品寒士 日博水位一直涨什么意思_日博靠谱么_BTE365亚盘技巧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十四、永不能弥补的遗憾

卷六 奏雅 十四、永不能弥补的遗憾2017-11-15 15:11:8Ctrl+D 收藏本站

????十四永不能弥补的遗憾

????腊月初三,陈操之和徐藻博士还有嫂子丁幼微一行五十余人离开吴县绕道华亭回钱唐,徐博士要去钱唐看望冯凌波母子,徐邈已有书信寄到,他今年不能从荆州回来——

????陆夫人张文纨和小道辅陆葳蕤同路去华亭,却不过陆夫人的盛情,陈操之与嫂子丁幼微她们在华亭又暂住了两日,初六渡松江还乡,相约明年正月十六在华亭相聚,一道入建康。

????润儿看到黄小统架着的雌雄白隼,甚是喜欢,问双隼何名?

????黄小统道:“小人只唤它们大白小白。”

????润儿笑问陈操之:“丑叔怎么不给这一对俊雕儿取个好名?”

????陈操之道:“留待润儿命名。”

????润儿大喜,美眸一转,即道:“雄雕叫戾天,用毛诗‘鴥彼飞隼,其飞戾天’典故,雌雕叫扶摇,用《庄子》‘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丑叔说可好?”

????陈操之笑道:“甚好!让小统好生调教,以后这一对白隼就以戾天扶摇为名。”

????润儿笑靥如花,一路看黄小统如何调教双隼,放飞和回收,收回来后要以布罩将双隼的脑袋罩住,有一次,雄隼戾天飞出去后还抓了一只狐狸回来,把润儿给乐坏了——

????润儿坐在车里,冉盛骑在马上向润儿说在邺城随慕容冲去太行山打猎之事,有大山猫猕猴黑鹤褐马鸡野兔,冉盛为的是投润儿所好,才说起这些的,润儿听得津津有味,忽然问:“小盛,你的胡子呢?”

????冉盛知润儿不喜欢他满脸的大胡子,所以昨夜将剃刀磨快,剃得满腮青茬,自以为英俊了许多,答道:“剃了,我以后三日一剃。”

????润儿“噢”了一声,心道:“没有了胡子,看着怎么这么别扭。”口里却道:“小盛,你现在是不是整日舞刀弄枪,再不读书了?”

????“岂敢。”冉盛赶紧道:“只要一有空闲,我可都是手不释卷,都是虚心向阿兄请教。”

????润儿“格”的一笑:“手不释卷,这词用得不错,小盛是儒将吗?那你这一年来都读了哪些书?”

????冉盛答道:“论语是早就熟读了,本来是想继续读毛诗,但阿兄说毛诗可读可不读,要我直接读《左氏春秋》,还有《太公六韬》《尉缭子》《孙子》,这些我都能记其大概。”

????润儿惊奇地看着冉盛:“那好,我考考你——”

????冉盛腰杆一挺,全神贯注,如临大敌。

????润儿问道:“小盛说说鲁僖公二十二年宋楚泓水之战。”

????冉盛紧张思索,答道:“这个我记得牢,宋襄公引兵救郑国,与楚战于泓水,军司马子鱼建议趁楚军半渡而击之,宋襄公讲仁义,不肯,子鱼又建议趁楚军未列好阵势就冲击,宋襄公又不肯,楚军本来就人多势众,宋襄公贻误战机,结果大败,这个迂腐的宋襄公说什么君子不重伤不擒二毛,真是太可笑了。”

????润儿赞道:“小盛说得不错,条理分明,那么请就宋楚泓之战试论兵不厌诈。”

????冉盛得了夸奖,精神大振,想了想,说道:“孙子曰兵者诡道也,又曰故兵以诈立,阿兄说以正治国,以奇用兵——”

????润儿娇笑不止,冉盛噤若寒蝉,以为自己说错了,正惶恐呢,听润儿道:“以正治国以奇用兵,这不是丑叔说的,是《老子五千文》里的。”

????冉盛挠头道:“我没读过《老子》,这话是阿兄讲解左传时对我说的。”

????润儿含笑道:“算你说对了,请继续论兵不厌诈。”

????冉盛苦思陈操之曾对他讲过的以及他自己的领悟,说道:“用兵打仗不厌诈伪,尤其是敌众我寡时,勇力不济就佐以诡谲,可以趁敌人刚刚集结时进攻可以趁其未食时进攻可以趁其赶长路疲惫时进攻可以趁敌人等候渡河时进攻,总之,抓住一切有利的机会击败敌人,这才是最重要的,只有胜者才可以讲仁义,我胜了,那时要仁慈一些也行,不杀二毛啊什么的都是我一句话,若是我败了,那时要恳求别人施恩,别人不给,要杀我,我能和他讲理吗?”

????陈操之骑在黑骏马上,听得频频点头,夸奖道:“小盛说得通透,很好。”

????润儿也赞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小盛大有长进啊,丑叔可是很少夸许人的。”

????冉盛喜不自禁,暗下决心,要做智勇双全的名将。

????……

????初九日过了嘉兴,彤云密布,天气愈发寒冷,到午后开始下起雪来,来福喜道:“雪下大点才好,明年麦子会有个好收成。”寒秋九月以来,三吴大地下了几场雨,旱情已得缓解,或再有一场大雪就更好了。

????润儿坐在陈操之的马车里,这马车是出使长安前琅琊王司马昱赠送的,华丽舒适,润儿倚着车窗看雪花纷纷扬扬落下,与小婵轻声说话,心里的快活如沉香数缕,袅袅而上,升腾消散再起——

????陈操之在展看谢道韫整理的两淮州志和豫州旧将资料,思索明年重建北府兵会面临的各种困难,首先是钱粮,司州是个空架子,无任何租税收入,这得向朝廷和桓温索取,论起来今年江东大旱,国力受损廪藏空虚,而且司马勋之乱初定,近期实不宜大动干戈,可以想见,明后年北伐时会有很多朝臣反对,但若不抓住慕容恪死后燕国内乱这千载难逢的良机,那么东晋恢复中原故土就再无机会——

????马车一颠,陈操之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抬眼见润儿亮晶晶的双眸正看着他,便道:“看什么,不看雪了吗?”

????润儿笑眯眯道:“白雪纷纷何所似?撒盐空中差可拟,未若柳絮因风起——”见陈操之笑了起来,又道:“丑叔歇一会吧,不要太辛苦,陪润儿说会话?”

????陈操之“嗯”了一声,将帛书收好,问:“润儿想问什么,问吧。”

????润儿指了指那卷帛书,说道:“丑叔,这是另一位丑叔母写的吧,明年入京,润儿该如何称呼两位丑叔母呢?是左丑叔母右丑叔母,还是别有更好的称呼?”

????小婵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陈操之正襟危坐道:“这的确是个难题,待丑叔好好想想,费神哪。”

????润儿笑得不行,好不容易止住笑,道:“还是不要以左右丑叔母称呼为好,反正都是丑叔母,哎呀,想想真神奇,润儿幼时就听说过‘花痴陆葳蕤咏絮谢道韫’的美名,万万没有想到会与润儿成为一家人,真是不可思议!”忽又想到一事,问道:“丑叔,润儿听黄小统说,在邺城,有个鲜卑公主追着要嫁丑叔是不是?”

????陈操之笑笑,这个侄女太好奇,问个不休,答道:“那是谣言,没那回事。”

????润儿睁大眼睛仔细端详陈操之的表情,说道:“丑叔休要瞒润儿,以前陆小娘子与丑叔的事说是谣言,最后是真的;早几个月谢家娘子与丑叔的事也说是谣言,又成了真——”

????陈操之曲指在润儿光洁的额角轻轻一弹:“难道你希望丑叔被鲜卑人扣留不能归江东?”

????润儿“格格”笑道:“丑叔可以把那个鲜卑公主悄悄带回来嘛,那多有趣,鲜卑人非气坏了不可,小婵姐姐你说是不是?”

????小婵笑道:“那你家丑叔就要一路逃到江东了,鲜卑白奴会在后面穷追不舍。”

????陈操之也笑道:“那鲜卑公主才十二岁,脾气又坏,带回来做什么!”

????“啊,才十二岁,只长我一岁!”润儿吃了一惊,洁白无瑕的脸蛋抹上一层羞红——

????……

????腊月十二午后,一行人冒着严寒轧冰辗雪回到钱唐,钱唐县令冯梦熊已知消息,迎出十里外,刚至冯府,尚未坐定,丁异丁夏商丁春秋父子三人也到了,请陈操之一行去丁氏别墅歇息,冯府也住不下这么多人,冯梦熊便命人摆酒设宴,饱餐后再去丁氏别墅——

????徐邈之妻冯凌波出来拜见阿翁和义兄陈操之,保母抱着尚未满周岁的徐邈之子徐豁也出来相见,徐博士抱孙大乐,那孩子也不认生,还伸手揪徐博士花白的胡子,揪得徐博士点头不迭,众人皆笑。

????陈操之蒙太后赐婚将双娶陆谢二女之事也已传至钱唐,冯凌波向义兄恭喜道:“义兄婚姻得偕,真是天大的喜事。”

????冯梦熊丁异等人初闻陈操之双娶的消息,简直不敢置信,单娶陆氏女郎已经是难如登天,更不要说同时娶陈郡谢氏的女郎,而且南北士族极少联姻,只是这钱唐陈氏源于颖川,可说是北地士族,但居江东已历五世,又要算南人,但不管怎么说,同时娶南北两大门阀女郎为妻都是不敢想象的事,陈操之偏偏就做到了,丁异是无比震惊,同时也深感庆幸,若是当年陈操之母亲病逝时他坚决不允许丁幼微回陈家坞奔丧,那现在钱唐丁氏的日子只怕就很不好过了,丁立诚又如何能从遥远的西蜀迁任吴宁大县长吏!

????——钱唐陈氏与吴郡陆氏陈郡谢氏成为姻亲后,家族地位飚升,而丁氏又与陈氏是姻亲,族望自然也就水涨船高,现在丁异之女丁蕙与陈咸之子陈谭联姻可就是丁氏在高攀了,短短五载,形势翻覆如此,若丁异当初一时愚昧,走错了一步,那丁氏家族的前途就会完全不一样,陈操之年甫弱冠就已是六品州司马,将建北府兵,前程远大,丁氏子弟以后都要仰仗陈操之提携——

????陈操之在丁氏别墅歇了一夜,十三日上午与陈谟陈谭还有宗之一起去拜访了致仕赋闲在家的原散骑常侍全礼,全礼可以说是第一个赏识并提拔陈操之的人,现在见陈操之擢升高位名动天下,自是觉得颜面有光,留陈操之叔侄用了午餐——

????午后陈操之又拜访了钱唐天师道首杜子恭,因卢竦叛乱,朝廷对天师道也相应下了一些禁令,诸如不许传授男女合气术天师道众不许私藏兵器除三官帝君诞辰庆典不许大规模集合等等,杜子恭为了避祸,近来也深居简出,陈操之来拜会杜子恭,是代皇帝司马昱来对杜子恭进行安抚,天师道信众遍布江东诸州,虽然卢竦利用天师道众叛乱,但朝廷还是不能过分打压天师道,只能以安抚为主,杜子恭在江东天师道信众中极有威望,而且品行高洁,未闻任何道德有亏之事,所以陈操之出京前向皇帝司马昱建议,利用杜子恭的影响安抚天师道众,莫要使天师道与受灾流民煽动作乱,皇帝司马昱便赐杜子恭御笔亲抄的《老子五千文》一卷和绢帛若干,杜子恭自是喜悦,拜谢皇恩——

????十四日一早,陈操之早早用了午餐,与嫂子丁幼微宗之润儿陈谟陈谭冉盛一行四十余人渡钱唐江回陈家坞,一度几近断流的钱唐江水近日水流增大,虽尚未恢复往日的浩浩汤汤,但总不至于象条小溪模样了,看对岸枫林渡口,昨日得知消息的陈家坞族人已在等候,自老族长陈咸以下,全族男女老幼数十口一齐迎出二十里在江畔等候陈操之归来,还有数百陈氏佃户,一个个喜气洋洋,比三年半前钱唐陈氏列籍士族还要高兴,与吴郡陆氏陈谢谢氏联姻,而且操之一娶就是两个,这是何等神奇的喜事!

????雪昨日就已经停了,地上积雪约半尺厚,从枫林渡口直至陈家坞的路上,积雪已被车轮和脚印践踏成雪泥,牛车驶过,叽嘎作响——

????陈操之坐上四伯父陈咸的牛车,随着牛车的轻簸,向四伯父禀报出使北国以及崇德太后赐婚的事——

????当陈操之被鲜卑人掳去的消息传回,老族长陈咸是忧心如焚,不顾年老衰迈,想要入京设法营救操之侄儿,是谢道韫劝告他暂不要入京,说子重定会平安归来,果然,没过一个月,十六侄出使归来的消息传回了,然后是丁幼微的兄长丁立诚来陈家坞拜见,说得十六侄之力从西蜀调至吴宁县为县令,让陈家坞族人惊喜的消息不断传来,陈尚升任七品殿中监陈裕为七品骑军校尉陈操之更是擢升为六品司州司马,而三日前冯梦熊派人传来消息,说崇德太后赐婚,陈操之与吴郡陆氏的女郎陆葳蕤陈郡谢氏的女郎谢道韫将喜结良缘,白发苍苍的老族长陈咸简直象做梦一样,走路常自言自语嘿然独笑,又怕自己是在做梦,今日终于盼到陈操之归来,听陈操之亲口说起那些事,这才确信,钱唐陈氏从此兴矣,当年十五岁的陈操之在祖堂顶撞其六伯父陈满,所言掷地有声:“我父是八品郡丞我兄是八品县长,我为什么不能克绍箕裘做一个有免除赋役特权的品官?”五年多过去了,陈操之做到了,他引领陈氏宗族一步步踏上振兴之路——

????老族长陈咸笑得合不拢嘴,盘算道:“如此说咱们正月初十就要启程,十六赶到华亭与陆府的人汇合,正月底至建康,然后与陆谢二氏行纳采问名之礼,纳吉的彩礼也要准备,一式两份,偏颇不得——”

????陈操之道:“这可要有劳四伯父了。”

????老族长陈咸笑道:“这是快活事,再忙再累也是值得。”忽举目叹道:“唉,要是七弟妇尚在世,得知今日这大喜事,可知有多好!”

????陈操之喟然长叹,他做得再好再优秀,可惜母亲都看不到了,这是永不能弥补的缺憾!

????陈操之回到陈家坞,先去拜见了各房长辈,也不及用餐,即与嫂子丁幼微和宗之润儿去玉皇山陈氏墓园祭拜陈母李氏,冉盛荆奴黄小统小婵还有陈母李氏的陪嫁老婢英姑也跟去了——

????积雪皑皑的山陵,银装素裹,满山松柏冰雪压枝低,上山道路已砌成蜿蜒阶梯,不再象以前那样遇雨雪天气就湿滑难行,陈操之站在母亲墓前,四年前他为母守墓时手植的数百株松柏现在已蔚然成林,木犹如此,人何以堪!

????清扫墓门前积雪,左置五盘,右置六耳杯,圆盘肴馔叠案奠酒,丁幼微陈操之陈宗之陈润儿依次祭拜——

????陈操之眼望母亲长眠之地,想着母亲的慈爱,禁不住潸然泪落,只听老婢英姑在一边念念有词道:“娘子,阿英又来看你了,阿英今日好快活啊,六丑郎君回来了,六丑郎君就要成亲了,要娶两个妻子,一个是吴郡陆氏的女郎,那年曾来看望过娘子的,娘子很喜欢她是不是?娘子过世后,陆小娘子还派了婢女代她为娘子送葬,陆小娘子早已是陈家坞的人了;另一个谢氏女郎,娘子也是见过的,就是那个祝郎君,原来她不是祝郎君,她就是谢氏女郎,是为了六丑郎君而扮作男子模样呢,都是好孩子是不是?等明年六丑郎君正式成婚了,让六丑郎君带着陆氏谢氏两位小娘子一齐来看望娘子你……”

????老婢英姑絮絮叨叨地说着,就仿佛陈母李氏还坐在倚床上与她闲话,陈操之丁幼微等人早已是泪流满面——

????……

????从这日起,陈家坞上上下下一片忙碌,一是准备过年,二是为明年陈氏宗族长辈入建康之事做准备,陈咸陈满丁幼微都要赴建康,若说陈满以前还对陈操之还有些芥蒂,现在是完全抛开了,家族的荣誉就是一切,十六侄为陈氏宗族增光添彩,陈满还能有什么不满,而且这几年陈氏家业的急剧扩大是陈满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陈氏的一年两季水稻已大获成功,亩产几增一倍,陈氏庄园的土地扩大到三百多顷,比去年年底的两百顷又增加了一半有余;陈氏的锻冶铺一扩再扩,现在已拥有铁匠近百名,附近数县的铁匠全来陈家坞了,今年共打造数万件农具,全部由顾氏代为销售,盈利甚是可观;陈氏的茶园现已扩展到四千亩,年产葛仙茶五十余万斤,竟然还供不应求,因为东山谢安石喜饮葛仙茶,遂风靡江左;陈氏庄园的六畜养殖明圣湖的渔业都是逐年增长,势头喜人;陈氏的造纸纺织都不惜重金聘请技艺专长的能工巧匠,若有创新,则予以重赏,而陈氏私兵也已由原来的八十人增至一百六十人,其中八十人不事农耕,专司巡防,另八十人则农闲时练兵,平时躬耕,若有紧急事可立即形成战力,这些都是荆奴负责训练,家大业大,若无强横的武装,难保流民山贼不来劫掠,现在的陈氏私兵在钱唐附近数县都是首屈一指的,这都是陈操之当初定下的家族发展计划——

????但这一切,若没有朝廷为官的族人做坚强后盾,家族的田产钱帛累积得再多也保不住,正如去年褚氏勾结贺氏欲陷害陈氏,若无陈操之,那么家族产业分崩离析也是转眼间的事,陈满现在是深知这一点了,所以为筹备陈操之与陆谢二女的定亲礼是竭尽全力不惜巨资,因为陈操之的婚事可不仅仅是西楼陈氏的事,而是整个钱唐陈氏宗族的头等大事,与陆谢两大门阀联姻对陈氏的族望提升简直是一日千里——

????正月初三,陈操之还骑马赴山阴拜会了孔氏魏氏谢氏家主,又与会稽内史戴述长谈,因为时间紧,余姚是去不了了,陈操之又特意写了书帖派人送给虞预,这都是为了巩固与会稽士族的交情——

????正月初八,陈操之风尘仆仆返回钱唐。

????初九日午后,陈家坞的车队浩浩荡荡过钱唐江,以陈咸陈满两位长辈为首,其余丁幼微陈尚妻子陈操之叔侄和婢仆诸人,以及冉盛的二十名军士荆奴率领的二十名陈氏私兵,连同车夫近百人,傍晚赶至丁氏别墅歇夜。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