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五 假谲 四十六、换城-上品寒士 日博水位一直涨什么意思_日博靠谱么_BTE365亚盘技巧

上品寒士

卷五 假谲 四十六、换城

卷五 假谲 四十六、换城2017-11-15 15:10:4Ctrl+D 收藏本站

????四十六换城

????听老僧藉罴说绝不能把黄金交与东晋,陈操之哂道:“金在邺宫地底,晋室有何本事来取?”

????老僧藉罴默然。

????陈操之道:“先不说这事,待在下为藉公诊脉——”说着,拉起老僧藉罴的左手,细察其脉象,但觉其脉象虚弱,已濒油尽灯枯,最多只有一年寿命,非药石所能回春。

????一旁的冉盛问:“阿兄,藉校尉身体如何?”

????陈操之正想如何措词,老僧藉罴已然笑道:“藉某大限将至,心里清楚得很。”眼望冉盛:“天幸殿下至此,了却藉罴一桩心愿,虽死又何憾!”

????冉盛看看陈操之,陈操之轻轻摇了摇头,冉盛心知阿兄也无能为力,不禁有些伤感,握着老僧藉罴瘦骨支棱的手,说道:“藉校尉忠义,天日可表,冉裕虽不能重建父母之邦,但一定要那燕国灭亡。”

????老僧藉罴听冉盛言词慷慨,心下颇慰,却又道:“殿下是魏王仅存的血裔,鲜卑人之仇能报当然最好,若势力悬殊,切莫一意孤行,不然非但仇未能报,自身反而陷入绝境,慎之,慎之。”

????冉盛郑重点头,荆叔也对他说过这种话。

????老僧藉罴又道:“那邺宫藏金虽然现在不能取用,但总要知道确切地点才好,陈洗马有何良策?”

????陈操之心道:“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藉罴亲自去邺城西宫区看看,那样就能确认当年石虎宣光殿遗址所在,只是藉罴哪里能有机会进宫!”说道:“别无他法,只有在下设法到西宫区,再画一张宫殿草图给藉公一览,不知藉公能否据图找出当年宣光殿的位置?”

????老僧藉罴点头道:“此法可行,好教陈洗马得知,立在宣光殿后门,往左看能望见铜雀园金凤台的虹桥,大约相隔一百步,往右能看到雄伟的太武九殿,对了,这太武九殿其中六殿早已被焚毁,就不知鲜卑人把这九殿改成什么名了,陈洗马务必打听清楚。”

????陈操之道:“若宣光殿遭焚毁重建,地基开挖,藏金岂不是早为鲜卑人得去了?”

????老僧藉罴摇头道:“不会,鲜卑人无此洪福!这几年鲜卑人重修邺宫,藉某常向其中工匠打听,得知宫殿多在原址重建,赵武帝(即石虎)当年在邺城修建的宫殿基础坚实,鲜卑人为了加紧迁都,并未深挖重建,不少前朝殿宇得到保留,稍加紧修葺而已,而且鲜卑人若挖到藏金,那么多工匠人多嘴杂,肯定会流传出来。”

????陈操之点点头:“那好,在下若能进宫,便绘图来向藉公请教。”

????老僧藉罴道:“请陈洗马答应藉某,他日若能取得藏金,莫交与晋室司马氏,冉裕殿下既已暂改姓陈,那此金就归陈氏一族。”藉罴虽然知道想取出邺宫藏金千难万难,很有可能终冉盛一生也取不到此金,但总要叮嘱陈操之一句才安心

????冉盛道:“藉校尉放心,我阿兄就是这个意思。”

????陈操之给老僧藉罴留下了一个护心方,就是当年葛洪为陈母李氏开的药方。

????从龙岗寺回到邺城冰井台,遥望铜雀园高墙,陈操之在思索如何能进到皇宫西区察看?请慕容冲领他进去,似乎不大妥,慕容冲毕竟只是一个孩童,而且皇宫西区是后宫内苑,或许只有皇太后可足浑氏召见他,他才能进去。

????午后,慕容冲来见陈操之,笑容可掬道:“陈洗马昨夜受惊否?小王特命人送来三坛大棘城美酒为陈洗马压惊——”

????陈操之故作不悦道:“殿下戏弄煞人,昨夜我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所幸太后仁慈,未予降罪。”

????慕容冲拱手道:“抱歉抱歉,小王也是出于好心嘛,君子成人之美啊。”

????陈操之道:“这算什么成人之美,戏弄人尔。”

????慕容冲觉得自己一片好心不被理解,不免有些委屈,今日上午还被姐姐清河公主揪了一下耳朵,让他在胭脂班队面前失了颜面,真是郁闷,怏怏道:“罢了,真是曲高和寡啊。”便要离开——

????陈操之纳闷,这与曲高和寡何干,随即想到这是慕容冲感叹没有人能理解他呢,这八岁凤凰儿还真是好笑,想必是刚学会了这个词,找机会用上了,便忍着笑道:“殿下留步,就算我错怪了殿下吧,只是殿下这个好意我如何消受得起。”

????慕容冲便转嗔为喜,悄声道:“陈洗马,做大燕的驸马都尉怎么样,我姐姐可是燕国第一美人,昨夜我在竹林里都看到在眼里,你当时看我姐姐都看呆了,对吧?”

????陈操之哂然一笑,也不置辩,却道:“那天女木兰实在是极美的花木,江东所无,可惜不能见全貌。”

????慕容冲想了想,说道:“陈洗马若想赏看天女木兰,得请我姐姐求我母后,要我母后恩准,陈洗马才可以进西宫内苑。”

????陈操之道:“罢了,此事太难,我不去想那天女木兰就是了。”

????慕容冲笑道:“这事包在小王身上,定让陈洗马亲眼看到那天女木兰。”

????送走了慕容冲,陈操之给慕容恪写了一封书帖,提及慕容恪当日的承诺,而今秦使席宝都已放还,他为何却滞留不能归?

????陈操之写好书帖,命沈赤黔送到太原王府去。

????这日傍晚,燕尚书仆射可足浑翼赴上庸王府拜会太傅司徒慕容评,说了昨夜在龙岗寺之事,询问太傅的意见。

????慕容评笑道:“钦钦思春了,嗯,十二岁了,也是识得爱慕的时候了,那陈操之诚然俊美多才,也无怪钦钦动了心思,那日钦钦混在凤凰的班队中,我就觉得疑惑,却原来是为了看陈操之,哈哈,有趣。”

????可足浑翼见慕容评笑得开怀,便道:“太后虽觉得陈操之人品上佳,但在燕国无权无势,所以不能把公主下嫁于他——太傅意下如何?”

????慕容评慢条斯理道:“无权无势?太宰要留他在燕国,自是要重用他,那时不就有权有势了,你想必还不知道吧,太宰为了将陈操之留在大燕,竟欲以许昌城来交换钱唐陈氏一族,这样陈操之才会死心塌地为大燕效命。”

????“啊!”可足浑翼吃惊道:“竟有这等事?”

????慕容评道:“桓温派来的使臣已经过了黄河,三日后将到邺都,这是来讨回陈操之的,太宰将与其谈判,以许昌城换取钱唐陈氏一族。”

????可足浑翼瞠目久之,连连摇头道:“荒唐,荒唐,太宰怎能行此荒唐之事,此事前所未闻。”

????慕容评倒是毫不惊讶,说道:“昔日和氏璧能换十五城,以许昌城换陈氏一族数十口有何不可!”

????可足浑翼还是摇头:“司马氏自命正统,盲目自大,斥我大燕和秦国俱是伪朝,就算太宰要与其交换,只恐晋室也不答应。”

????慕容评道:“那是太宰需要劳心的事,你我不必多管。”

????可足浑翼奇道:“太宰有何权力以城换人,太傅难道不阻止他?”

????慕容评脸露高深莫测的笑意,说道:“由他,由他。”

????可足浑翼便知慕容评定有计较,既然现在不肯说,他自然也不便多问,又绕回清河公主下嫁陈操之之事上,慕容评道:“未尝不可,钦钦才十二岁,真要成婚还得两年后,这两年间谁又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可足浑翼总算是明白了,慕容评这是想利用清河公主来左右陈操之的立场,让陈操之来助他对付太宰慕容恪,陈操之受慕容恪重用,一旦变生肘腋,那将是致命的一击——

????可足浑翼心中惴惴,这等政变实在太凶险,置身漩涡往往不知何时人头落地,不敢多说,便即告辞。

????慕容评道:“待明日我进宫觐见太后,说说钦钦公主之事。”

????……

????七月十七日辰时,慕容冲来到冰井台陈操之寓所,说其母后已恩准陈操之入内苑赏花,并将一枚巡鱼符让陈操之系在腰上,有这令牌就可以自由出入铜雀园,但若要进入其他宫殿区,则另需令牌,而且铜雀园令牌只有一枚,冉盛等人当然不能跟去。

????陈操之便跟着慕容冲前往燕国皇宫,冰井台原是铜雀园的一部分,后虽隔开,但离宫城甚近,慕容冲领着陈操之便是从宫城后门进入,经过数道岗哨,查验腰牌搜身,而后进到铜雀园中,但见铜雀台金凤台高高耸立,由金凤台横跨铜雀台的虹桥凌空夭矫,极为壮观——

????陈操之心道:“藉罴说站在宣光殿后门往左就能看到金凤台虹桥,看来我得往东北方向走。”问慕容冲:“殿下,我闻邺宫宣光殿极是宏伟,不知从苑中能否遥遥望见?”

????慕容冲引着陈操之在园中穿行,摇头道:“小王不知宫城中有宣光殿,那想必是前朝的旧殿名吧。”

????陈操之“哦”了一声道:“或许是。”

????慕容冲道:“陈洗马,那三株天女木兰都在园北,你沿这碎石小道往这边走就是了,我去去就来。”说罢一溜小跑,转过一丛花树,没影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