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四 日博水位一直涨什么意思_日博靠谱么_BTE365亚盘技巧 六十六、鲜卑丑男-上品寒士 日博水位一直涨什么意思_日博靠谱么_BTE365亚盘技巧

上品寒士

卷四 日博水位一直涨什么意思_日博靠谱么_BTE365亚盘技巧 六十六、鲜卑丑男

卷四 日博水位一直涨什么意思_日博靠谱么_BTE365亚盘技巧 六十六、鲜卑丑男2017-11-15 15:9:7Ctrl+D 收藏本站

????六十六鲜卑丑男

????三月初九,陈操之谢道韫谢玄张玄之顾恺之一行到达姑孰,当日午后,桓温在大将军府宴请西府群僚,酒过三巡,桓温面色一沉,说道:“诸位可知淮北危急?”

????众人面面相觑,满堂俱静。

????桓温紫石眸威严扫视诸僚,沉声道:“昨日接淮北六百里加急文书,燕太傅慕容评与龙骧将军李洪攻许昌汝南,我军败于悬瓠,颖川太守李福战死汝南太守朱斌奔寿春陈郡太守朱辅退保彭城,燕军来势汹汹,欲尽取我淮北之地,我已急命西中郎将袁真等御之,明日,我将亲帅舟师屯合肥督战。”目视陈操之,道:“陈掾后日就率使团与我一道起程吧,形势危急,若氐秦趁机南侵汉中荆襄,那时战事连绵,国无宁日矣,陈掾此番出使重任在肩,莫辞辛劳。”

????陈操之躬身道:“遵命。”

????筵席散,陈操之回到凤凰山寓所,冉盛来德和沈赤黔已经等候在那里,冉盛现在是统率千人的部曲督,军服齐整,威风凛凛,躬身道:“阿兄近日就要随大司马北上吗?”

????陈操之道:“后日就要启行,你的三百随行军士挑选好了没有?”

????冉盛道:“三百西府精锐已经整装待命,随时可以出发。”

????沈赤黔听说后天就要北上,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见陈操之看过来,赶紧躬身道:“陈师,赤黔也早已备好行装,二十名弓马娴熟的部曲随时待命。”顿了顿,又道:“若是早知要随陈师北上,我应从武康带三百部曲前来。”沈赤黔之父沈劲去年率一千壮士北戌洛阳,那一千壮士绝大部分是沈氏部曲,所以留在沈氏庄园的部曲私兵已经不多。

????陈操之微笑道:“我此番是出使,并非征战。只是后日就出发实在仓促了一些,出使之前不能见骑督段思一面甚是遗憾。”

????段思属于段部鲜卑一系,其父辽西公段末波曾自立为单于,后归顺石赵,石赵灭亡后,冉闵当政,中原大乱,段思随其兄段勤率部归降慕容垂,彼时慕容垂名慕容霸,因训练军队时不慎坠马折齿,遂改名慕容垂,段氏归顺慕容氏之后,首领段勤将两个妹妹嫁给了慕容垂,慕容垂封吴王,段氏姊妹分别被称作大段妃小段妃,段氏姊妹才高性烈,与慕容垂兄长燕王慕容俊正妃可足浑氏不睦,永和十年,慕容俊称帝,建号元玺,慕容俊对勇武过人才略卓绝的五弟慕容垂亦颇忌飞惮,纵容皇后可足浑氏告大段妃巫蛊,逼死大段妃,段勤段思兄弟率部反叛,慕容垂为取信于慕容俊,亲自镇压段部,杀死了段勤,段思遂南逃投奔桓温,桓温授以六品骑督,现在荆州桓豁麾下训练骑兵,陈操之得知将要出使氐秦,曾向桓温要求见段思一面,以便多了解一些秦燕两国的情况,但先前在将军府桓温既未提起,想必段思尚未从荆州赶到。

????不料冉盛却道:“阿兄要见段骑督吗,段骑督前日从荆州乘船来此,现在子城军营,我陪阿兄去见他。”

????陈操之大喜,用罢晚餐便随冉盛去姑孰城北屯兵的子城,在凤凰山下遇到谢道韫谢玄姊弟,问子重何往?陈操之道:“去拜访慕容垂妻弟段思。”

????谢玄道:“段思来姑孰了吗?子重是要知彼知己啊。”又近前低声道:“桓公移师合肥,我阿姊是军府参军,也是要随行的,子重代我关照一下家姊。”

????陈操之看着谢道韫,含笑道:“很好,又可以一路向英台兄请教豫州诸事。”陈郡谢氏在豫州经营多年,从谢尚至谢万,可谓根深蒂固,陈操之那夜在乌衣巷听谢安谢万谈两淮人物,大受裨益,但毕竟只匆匆一个时辰,了解不多,本想到西府后向谢道韫细细请教的,没想到后日就要启程北上,现在听说谢道韫也要去合肥,当然欢喜。

????谢道韫谢玄姊弟目送陈操之冉盛向城北而去,谢玄道:“子重为桓公效命可谓不遗余力啊。”

????谢道韫道:“子重出使氐秦乃是朝廷诏旨,并非只是为桓氏效命。”

????谢道韫言语里不自觉就流露袒护陈操之之意,当然,谢道韫说得也在理,谢玄笑了笑,说道:“桓公欲插足豫州徐州,多年来费尽心机,废范汪贬我四叔父,但依然未能将桓氏势力扩展到豫州徐州,此二州是建康门户,桓公不能掌控豫徐二州的兵力,就不敢行篡位之事,现今桓公要对付的正是西中郎将袁真和北中郎将庾希,慕容评南侵,也许正中桓公下怀,桓公移师合肥,正是要排斥袁庾的势力,然后进一步控制豫州,如此,桓公篡位之期不远矣,这是我三叔父及诸大族都不愿看到的,子重若一意为桓公效力,恐遭世家大族非议。”

????谢道韫道:“阿遏与子重相交数年,不知子重为人吗?子重是借桓公之力展其胸怀抱负也,桓公年过五旬,其五子皆无贤名,而且我观桓公世子桓熙与子重不睦,桓公对子重有知遇之恩,桓熙却是没有,子重为桓公办事会尽心竭力,但不会为桓氏效死力!”

????谢玄奇道:“桓熙与子重不睦吗?我倒是未曾听说。”

????谢道韫:“有些事是要靠自己冷眼旁观的,到哪里去听说!”

????谢玄微笑道:“阿姊是最知子重心意的,弟不及也。”

????谢道韫岔开话题道:“阿遏,我后日便去合肥,你与张玄之何时赴荆州?”

????谢玄道:“待阿姊启程后,我便启程。”

????谢道韫“嗯”了一声。

????陈操之见到段思时微感诧异,不都说鲜卑人多俊男美女吗,可眼前这个段思却着实丑陋,段思三十来岁,身材瘦高,鹰鼻深目,发呈褐色,左颊还有一道伤疤,笑起来犹显狰狞,好似一条紫色蜈蚣在蠕动。

????段思去年始闻陈操之之名,知道桓大司马甚是看重陈操之,今日一见,果然人物出众,比之以俊美着称的慕容氏男子更显优雅,而且与江左流行的男子文弱之美不同,陈操之清峻超拔,举手投足间,有洒脱磊落之气,让段思不由自主生出江左竟有此等人物之慨叹。

????接谈之下,段思对陈操之更是惊佩,对慕容王族内部的矛盾,陈操之比他看得还清楚,对慕容恪慕容垂的才干韬略,陈操之比桓温更识其厉害,这实在让段思无比惊讶!

????段思又哪里知道,陈操之对前燕的灭亡对慕容恪兄弟才识的优劣都是来自后世史论,后人观前世得失盖棺定论,当然是精辟入微了!

????与陈操之交谈愈久,段思愈觉得陈操之睿智日博水位一直涨什么意思_日博靠谱么_BTE365亚盘技巧深不可测,对陈操之所问的燕国诸事当然也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既然陈操之对燕国太师慕舆根太傅慕容评与慕容恪慕容垂兄弟之间的矛盾比他段思知道得还清楚,那他还能隐瞒什么呢,灭慕容为段氏复仇也正是他段思所盼望的,而且与陈操之一席谈,让段思觉得强大的慕容氏完全有可能短短数年内分崩离析,他段氏之仇极有希望得报,所以当陈操之提出想借他段思的一名亲信随同北上,段思当即应允,便唤一名机智干练的家奴出来,命其奉陈操之为主,这名家奴名叫段钊,四年前段思率千余部众叛逃东晋,被慕容垂一路追杀,至彭城,仅剩两百骑,段钊就是其中之一。

????陈操之拜访段思的目的达到了,又叙谈一会,便与冉盛起身告辞,此时已是亥夜时分。

????段思送出军营外,对陈操之道:“他日北伐慕容,段某愿为先锋。”

????陈操之微笑道:“桓公自有用段骑督之处。”心道:“桓公第三次北伐就是用段思为先导,枋头兵败,段思亦被慕容垂生擒,解送回燕都龙城斩首,很是悲惨啊,而今夜我与段思长谈,蝴蝶翅膀扇动,应能改变许多事吧。”

????次日,陈操之为一件私事求见桓温,就是他嫂子的胞兄丁立诚之事,陈操之向桓温陈情,说他寡嫂只有这一个嫡亲的兄长,却远在西蜀犍为郡武阳县为县令,五六年才得以回乡一次,想调任距离家乡近一些的小县为官,请桓温恩准。

????桓温对陈操之以私事相求颇感欣慰,这也是陈操之追随他桓温的一种表示嘛,只有他桓温才是钱唐陈氏的靠山。

????桓温和颜悦色道:“我亦听闻汝嫂之贤,雅敬重之,既然操之有此请求,我岂能不允!”又道:“明日我将率舟师移屯合肥,恐事务繁杂忘却,今日便命人传书益州刺史周楚,让周刺史下文书遣丁县令回建康等候委任。扬州诸县难有空缺,就在江州某县为长吏吧,若有政绩,再行升迁。”即命身边掾属将丁立诚名字为官郡县记下。

????陈操之了了一件心事,深深拜谢桓温。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