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二十二、宛若玉人-上品寒士 日博水位一直涨什么意思_日博靠谱么_BTE365亚盘技巧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二十二、宛若玉人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二十二、宛若玉人2017-11-15 15:4:38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二十二是中伏天,可以说是一年当中最闷热的一:在是上午巳时,炎阳威力尚未充分显现,而且陈家坞这一带林木茂盛又有碧波千顷的西湖吸纳暑气,但在这样的酷暑天气赶路,还是觉得热不可当。*-*

????跟随陆葳蕤来明圣源的有两个执事三名府役两个仆妇,还有就是短锄和簪花这两个小婢,这时都想早点赶到陈家坞好好歇一会,他们可是一大早就赶路了,葳蕤小娘子为看花可真是心急啊。

????绕过那片松林,倚山而建的陈家坞堡就巍然显现在众人面前,冉盛指点着坞堡热情洋溢地向陆府仆役介绍着陈家坞如何如何的好,山清水秀人情和美——

????陆葳蕤撩开牛车前稍的纱幔看着前方那岿然屹立的坞堡,一颗心“怦怦”的跳得厉害,对着跟在车边的陈操之轻轻招了招手:“陈郎君——”

????陈操之靠近一些,就见陆葳蕤探头出车窗,伸一根嫩如葱白的食指,指着坞堡后面那座青翠山峰说道:“这是九曜山——”

????陈操之微笑道:“是了。”

????陆葳蕤道:“陈郎君的的那幅《山居雪景图》画的就是这九曜山和陈家坞,画上白雪皑皑,现在是满目青翠,不过隐约也能辨得出来。”

????陈操之道:“画笔太拙,不能表现美景之万一,这次葳蕤小娘子可以好好赏看。”

????陆s“嗯”了一声,与陈操之目光一接,便即分开,真有千言万语,却不得尽情倾诉,只能说些浮泛言语。

????眼看着坞堡渐近,陆葳蕤有些心慌起来,又轻唤道:“陈郎君——我,我不去了吧?”

????陆葳蕤与陈操之说话时。短锄和簪花两个小婢就紧走几步。与那两个仆妇咭咭格格说话。嘴巴不得停。

????陈操之知道陆葳蕤地情怯。含笑道:“过门而不入怎么行。我不都见过陆使君和张姨吗?”

????陆葳蕤晕红上颊。瞟了陈操之一眼。微嗔道:“陈郎君取笑我!”

????陈操之低声道:“你来。我非常欢喜。”

????陆葳蕤脸更红了。不再说话。只一直看着陈操之。陈操之头戴~巾。身穿白色细葛长衫。走起路来大袖微摆。从容飘逸。侧面看过去。眉如墨画。鬓若刀裁。高挺地鼻梁显得峻拔不凡。嘴唇抿着。车窗外阳光彻照。陈操之地额角微微有些汗珠——

????短短三里路。陆s感觉走了好长时间。又觉得只是一瞬。等快到陈家坞大门时。才回过神来。唤道:“簪花。上车来——”

????牛车停下,陆s让簪花上车帮她整理妆容,簪花左看右看,低声道:“小娘子,你很美了,谁看了都要赞叹——”

????陈操之在车窗外说道:“葳蕤娘子,我先进去,请我嫂子来接你,这样方便一些。”

????陆葳蕤一愣,问:“是丁氏嫂嫂吗?”

????陈操之道:“是,昨日来看望我母亲的。”

????陈操之让冉盛和来德先招呼陆府各执役,他快步进到坞堡,一撩袍裾径直上二楼母亲的房间。

????陈母李氏正与丁幼微在南窗下絮语,见陈操之带着风进来,一起转头看,陈母李氏笑道:“幼微你看六丑,满头大汗的——杨太医和尚值送走了是吗?过来,娘给你拭汗。”

????陈操之脱履走过去,跪坐在母亲身前,身子前倾,让母亲用绢帕给他拭汗,说道:“娘嫂子,吴郡陆使君地女儿游明圣湖,我正好遇见,便请到坞堡饮一杯茶,现在已经到了堡外。”

????丁幼微一双妙目顿时睁得大大的,非常惊讶,看小郎的脸色,微微的泛红了。

????陈母李氏完全不知情,赶紧道:“陆太守的女儿啊,快去请进来。”就要站起身亲自去迎。

????陈操之搀着母亲,眼望嫂子丁幼微:“嫂子,请你去接陆氏小娘子上来吧,底楼客厅人太杂。”

????丁幼微明白那陆氏女郎不是来游明圣湖的,而是与她一样,是听闻陈母李氏身体欠安前来看望的,吴郡来此可有八九日路程啊!

????丁幼微既为陆葳蕤的痴情和孝心感动,也为她这样做感到担心,在钱唐陈氏尚未成为士族之前,小郎与陆氏小娘子倾心相爱之事若传扬出去,那将会引起轩然大波,对小郎极为不利,赶紧起身道:“阿姑小郎,我去接陆氏小娘子进来,阿姑莫要下楼。”

????陈操之冲丁幼微的背影道:“嫂子,请陆氏小娘子上三楼小厅相见。”

????丁幼微应了一声,带着阿秀和雨燕下楼去了。

????陈母李氏也往楼梯口走去,说道:“丑儿,陆使君于你有恩,现在陆氏小娘子路过咱们这里,一定要好生款待人家,你搀为娘一把,娘要亲迎陆氏小娘子上楼。”

????陈操之道:“娘,嫂子很快就会将陆氏女郎接上来的,娘下到一楼辛苦,而且陆氏女郎不耐底层嘈杂,立即就要上楼地,娘又要跟着上楼,

????坏了身体怎么办?而且你老人家是长辈,亲自去家陆家小娘子不安。”便搀着母亲上三楼。

????丁幼微来到楼下,陆府的三辆牛车已经驶进坞堡大门,第二辆牛车边上跟着两个健壮仆妇和一个小婢,车子停下后,先下来一个侍婢,随后下来一位灵蛇分髻花罗裳碧萝裙的年轻女郎,眉毛细密,剪水双瞳,琼鼻樱唇,极其清秀,初次立足陈家坞地土地,望着这巨大的环形楼堡,很有些羞涩惶然。

????丁幼微迎上去,含笑万福:“葳蕤小娘子安好。”

????陆s赶紧还礼,黑白莹澈的眼眸凝视眼前这个清雅丽人,问:“是丁氏嫂嫂吗?丁氏嫂嫂安好。”

????丁幼微第一眼看到陆葳蕤就对这个清纯如水的女郎极有好感,这地确是小郎的佳偶啊,也只有这样清秀纯美的女子才堪与小郎般配,江左卫陆氏花痴,是天生一对啊。

????丁幼微象是以前见过陆s一般,上前拉起陆s的手说道:“s子,好久不见,这次是来游明圣湖吗?”

????陆s是极聪明的女子,知道丁氏嫂嫂在帮她掩饰,便道:“是,顺便来看望丁氏嫂嫂和陈伯母。”

????其他陈氏族人见西楼这边又来一大群客人,便过来问讯,得知这是丁幼微地客人吴郡太守陆纳之女,都是赞叹不已,这三吴门阀地女郎果真是美丽优雅啊。

????丁幼微便请陆s上楼饮茶,短锄簪花跟着上去,其余陆府执事仆役仆妇留在底楼厅中,曾玉环与媳赵氏端来茶水和瓜果,热情款待。

????陈母李氏在三楼倚栏看着那个清秀如莲的陆氏小娘子,见幼微陪着她上楼来了,便站在楼梯口等候——

????丁春秋正在陈操之书房里看陈操之写的《一卷冰雪文》,听到楼下喧闹声,便走了出来,正看到三姐丁幼微陪着陆s上楼来,顿时目瞪口呆,丁春秋在吴郡见过陆葳蕤两次,陆葳蕤都是来找陈操之谈花论画的,没想到陈操之回钱唐,这陆氏女郎竟也到了钱唐!

????陆葳蕤没想到在这里除了陈操之,还会遇到认识她的人,微觉赧然,见一个慈祥地老妇人立在楼廊上,含笑看着她,陈操之就在这老妇人身边,心知这就是陈母李氏,便万福道:“陆葳蕤拜见陈伯母,陈伯母安好。

????”

????陈母李氏欢喜道:“陆家小娘子好,请到小厅饮茶。”亲自领着陆s往小厅走去。

????丁春秋还立在那愣,丁幼微道:“七弟,陆氏小娘子与我在海虞县相识,这次她来游明圣湖,得知我在这里,便过来一访。”

????丁春秋道:“原来如此。”看着三姐丁幼微朝那边走去,心道:“休要瞒我,陆葳蕤就是来找陈操之的,这么说,子重是想娶这陆氏女郎了?”

????丁春秋的确有些妒嫉,不过现今不比以前,现在他与陈操之已经颇有交情,虽然因为士族地颜面心里不大舒服,但尚不至于嫉恨,只是在心里道:“子重啊子重,汝兄与我三姐地婚姻是前车之鉴,你想娶陆氏女郎,只怕你要身败名裂!”

????陆葳蕤跟着陈母李氏进入小厅,陈母李氏先坐下,陆s恭恭敬敬向陈母李氏行“手拜”礼,双手到地,额头触手,这是女子拜见长辈地大礼,媳妇见翁姑就是行这个礼,这一刻,陆葳蕤是把自己当作陈门媳妇了。

????陈母李氏有点手足无措,道:“这如何使得,陆家小娘子是尊贵客人,如何能对老妇行这大礼——幼微,快扶起她。”

????丁幼微从容起身去相扶时,陆葳蕤已经行罢“手拜”礼,双手交叠于胸前,挺腰跪坐,说道:“陈伯母就是葳蕤的长辈,葳蕤自幼丧母,今见到陈伯母和蔼慈祥,感到非常亲切。”

????陈母李氏很是高兴,连说:“好孩子,好孩子——”

????一边地丁幼微抿唇微笑,阿姑喜欢一个人时就爱称呼其“好孩子。”

????陈母李氏道:“操之在吴郡多蒙令尊关照,老妇甚是感激,无从相谢,今日看到陆小娘子,老妇真是快慰,陆小娘子是来游明圣湖的吧,那就让操之陪——”

????一语至此,陈母李氏忽有所悟,侧头看了一眼儿子,儿子肃然端坐,神情淡然,再看陆家小娘子,那粉嫩的小脸慢慢的红了,垂眉低睫,宛若玉人。

????—

????今天一章更了,本月地全勤奖三百块到手了,感谢书友们的督促和鼓励,月票前六好象也保住了,再等一会,确认保住了,小道会一个感谢贴上来,真的要谢谢书友们,还有,新的一月到来了,小道会继续努力,争取比本月更新多一些,明天会有二更,恳请书友们把保底月票留给小道,谢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dianm,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