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十九、免状-上品寒士 日博水位一直涨什么意思_日博靠谱么_BTE365亚盘技巧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十九、免状

卷二 深情 十九、免状2017-11-15 15:4:35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六九中文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十九免状

????家坞土石夯筑上下三层,底层高达丈八,约合后二层也有丈二高,所以连接楼层之间的板梯就显得颇为高峻,尤其是对于陈母李氏这样体弱的老年人,上下楼梯就很是辛苦。

????陈操之征得母亲同意,在二楼收拾了两个房间,他与母亲和英姑比邻而居,这样母亲到楼下散步就可以少爬一层楼梯,陈操之本想与母亲住到底楼去,但考虑到底楼潮湿,而且日照短暂,就折中选了二楼。

????陈母李氏感着儿子的孝心,很是高兴,每日傍晚由儿子和老丫环英姑陪着,到坞堡外柳林边散步,说些陈年旧事,意态安祥。

????五月底六月初,是刈麦之时,整个陈家坞都忙碌起来,来福父子三人更是起早摸黑,佃户刈麦他们也不得闲。

????西楼陈氏有二千多亩地,有一千五百亩种的是麦,二十三户佃农,这时都忙得热火朝天,妇人童子箪食壶浆送到田头,让丈夫父亲叔伯兄长饮食,赤日炎炎,汗滴热土,辛苦诚然是辛苦,但因为主家仁慈每亩麦租比一般行情都少二十升,遇有灾荒疾病,主家还会酌情减免田租,所以佃农都觉得日子有奔头,吃饱穿暖交了田租赋税之后还能有些盈余,附近农户都羡慕陈氏的佃户,说遇上了好主家。

????麦晾晒碾麦扬麦计租归仓,这一通忙下来,要到六月底,而佃农还要抢种水稻,这时的水稻产量低,但价比麦贵。

????六月二十一这日正午,来福从玉皇山那边回来,上二楼向陈母李氏禀报今年麦收之事,今年收成比去年好,众佃户都是欢天喜地,日夜抢收,现在基本收割上来了,正碾麦扬麦——

????“爹娘,小郎君,我回来了!”

????头戴竹笠足穿草履的来德大步走了进来,来到檐下荫凉处,摘下绣笠扇风用袖子擦汗,他母亲曾玉环见儿子满头大汗归来,大喜,来德这次去了一个多月了,独自在外,真是让人惦念,赶紧端水让儿子先洗一把脸——

????陈操之从二楼房间走了出来,凭栏道:“来德回来了,辛苦了,杨先生请到了没有?”

????来德仰头道:“杨神医到了。差不多已经过了三里外那片松林了。我先赶回来报信——”又轻声问:“小郎君。老主母身体还好吗?”

????陈操之道:“还好。来德你随我去迎接杨太医。”

????冉盛正被润儿看管着习字。听到来德回来了。总算有理由了。飞快地跳下楼来。拉着来德问这问那。

????来德见陈操之下了楼。说道:“小郎君。那刘郎君这次也来了。”

????“尚值吗?”陈操之很是高兴。便向母亲说了一声要去迎接。陈母李氏道:“丑儿你又请了哪里地神医来啊。娘身体不是还好着吗?”

????陈操之道:“娘。这位杨神医是扬州人。与刘尚值相识。想必是这次听来德说你老人家身体违和。尚值便请杨神医一起来看望。”

????陈母李氏点头道:“嗯,丑儿快去相迎吧,人家远道而来,莫要失礼。”一面命曾玉环及其长媳赵氏赶紧多备几样菜肴。

????陈操之带着来福来德还有冉盛出坞堡往北迎出半里多路,就见烈日下两辆牛车迎面驶来,车边还有两个步行的随从,前面那辆牛车先停下,下来地是高大健壮的刘尚值,还有他的贴身侍婢阿娇。

????刘尚值遥遥向陈操之作了一揖,便向后面那辆车里的杨泉说着什么,广陵名医杨泉也下了车,圆脸微胖扁平鼻梁,眉毛很长,几乎要遮到眼睛,年龄在五十开外。

????陈操之快步迎上去,隔着数丈便向杨泉深深一揖,又紧走几步,拱手道:“如此暑日,杨太医千里远来,操之不胜感激,先生请上车坐着,宅还在半里外。”

????杨泉向陈操之还礼,含笑打量这个名声远扬的寒门美少年,扬州内史~希就是因这少年而气得大病一场的,此子在吴郡声名之盛可以说是家喻户晓,扬州建康俱有此子逸事流传,散骑常侍全礼大司马参军桓伊吴郡太守陆纳都极为赏识这个陈操之,新近又传言~超与这个陈操之一见如故抵足夜谈——

????名医也如名士,也是要蓄养声望的,那些局促于乡闾声名不出本县地医生当中也颇有医术高超之辈,何以无籍籍名,就是不善养望,杨泉是很懂这一点的,他原是尚药监的太医,因与太医令不睦,辞职归广陵,一向只为高门显贵治病,为一个寒门老妇奔波一千多里,他杨泉自问没有这么高尚地医德,若不是看陆太守的面子,单凭陈操之还是请不动他的,但此时一见面,杨泉心里便暗赞一声,他游走于士族公卿之门,阅人多矣,似这般风仪的美少年难得一见,只有王右军第七子王献之可以与这个陈操之媲美。

????寒暄数句,杨泉便坐回车上,这阳光实在毒辣,金针般直扎下来,他晒不住。

????陈操之与刘尚值步行,刘尚值先问陈操之母亲身体情况,得知平安,便露出了往日嬉笑本性,与陈操之轻松谈笑,说道:“子重,你的六品免状已经领到,我还代丁春秋也一齐领了,这次带了回来,昨夜就是在丁氏别墅歇地夜,一早赶过来。”

????陈操之得知自己终于定品,只感淡淡喜悦,可以让母亲高兴一下了,问:“尚值在郡府公干顺心否?”

????刘尚值道:“尚可,陆使君对我比较关照,虽是无品小吏,但还不算太浊,我爹得你报信后还派了两个家人送了不少钱帛去吴郡,供我使用,那点微薄俸禄哪够我花费啊——我这次回乡也算是公干啊,陆使君派我陪同杨太医来钱唐,治好令堂的病后我还要陪杨太医回吴郡地,。”

????说话间,到了陈家坞,陈母李氏亲自出迎,杨泉下车,赶紧请陈操之扶他母亲进去,莫要中暑。

????陈操之请杨泉和刘尚值在底楼正厅坐了,上茶,叙谈一会,来福便来请小郎君和贵客用餐。

????酒是钱唐桂子酒,菜肴有四荤四素一汤,四荤是水煮

????红烧白银鹅油煎^<鱼和清蒸薰肉,四素是黄瓜笋,汤是河贝蚕豆汤。

????这些简单新鲜的菜肴味美可口,杨泉刘尚值都是大块朵颐。

????饭后,陈操之安排客房让杨泉休息一下,杨泉为人治病很有讲究,说医者自身不能疲惫不能饮食不节,有诸如“六治六不治”——

????刘尚值从车里捧出一个锦盒,对陈操之道:“这是你地六品免状,现在不给你,我要交给陈伯母。”同陈操之一道上二楼到陈母李氏房间,施礼毕,打开锦盒,取出绢制免状,呈给陈母李氏。

????陈母李氏看着儿子地名字四平八稳地写在上面,上面有大司徒司马昱的朱砂印鉴扬州大中正~希地印鉴,还有吴郡中正全礼的印鉴——

????陈母李氏看看这六品免状,又看看眼前这芝兰玉树一般地儿子,心里快慰可想而知,转头对英姑道:“阿英,把床头那只楠木箱打开,里面有只小匣子,取来。”

????英姑取来那只小匣子,陈母李氏打开木匣,取出的却是当年陈庆之地七品免状,绢质略微泛黄,朱砂印却是时间愈久鲜红。

????陈母李氏对陈操之道:“娘还清楚地记得汝兄把这免状呈给娘看时地情景,这一晃就是十一年了。”

????刘尚值怕陈母李氏睹物思人伤感,便笑道:“子重才名远扬,乃是吴郡第一才子,以后子重还要把铜印墨绶呈给陈伯母看呢。”

????一边的宗之敬畏道:“这么说,丑叔现在是大官了?”

????润儿道:“那是当然。”

????小~青枝英姑陈母李氏皆笑。

????这时,不断有陈氏族人和眷属来看陈操之的免状,都是由衷地高兴,这是钱唐陈氏的荣誉,每个陈氏族人都觉得脸上有光。

????刘尚值要赶回刘家堡拜见老父,说明日一早再赶过来,他是奉陆太守之命全程陪同杨太医的,可不能失职。

????陈操之送走了刘尚值,回来时见杨太医已经午睡醒来,洗脸净手之后,由一个小僮背着药囊,来为陈母李氏诊治,把脉之后,又看了看陈母李氏的唇舌,问了日常饮食起居情况,点点头,宽慰了陈母李氏几句,便同陈操之来到三楼书房坐下,小婵端来清茶。

????杨泉问:“陈郎君,令堂近来服过什么药?”

????陈操之便将去年葛洪和上月支度来为母亲的诊治地事一一说了,杨泉淡淡道:“原来稚川先生和度公都为令堂治过病,那杨某岂不是白来这一趟了。

????”

????都谓文人相轻,医者更是相忌,杨泉哪里有支度的心胸,当下便有些不悦。

????陈操之解释道:“稚川先生是吾师,去年九月便已去了罗浮山,上月家慈身体违和,我甚是焦虑,便即派人前去请杨太医来为家母医治,其后数日,会稽安石公邀我赴东山雅集,我辞以母疾不能与会,支度大师适在东山谢氏别墅,便在谢幼度地陪同下来此为家母诊治——”

????杨泉笑了笑,说道:“陈郎君孝心可嘉,杨某远来,能结识钱唐陈子重,也是不虚此行。”

????陈操之忙道:“惶恐。”

????杨泉道:“葛稚川先生与支度大师都是当世名医,他二人的方子都很好,我亦不能更有良方,就依度公那方子,除了不要劳累之外,饮食要多注意,莫食腌肉咸鱼,水也莫要多喝,不致口渴就行,山楂将熟,可日食山楂十余枚,最重要地是尽量不要风寒感冒。”

????陈操之谨记,又道:“敢问杨太医,若无意外,家慈能享高寿否?”

????杨泉道:“当今之世,年过五十,就是高寿了。”又道:“陈郎君莫要想太多,好生侍奉令堂便是了,心宽自然体和。”

????陈操之点头称是,便不再多问,以后尽心照看母亲便是,现在总算是明白葛师让他今年五月后莫要外出的缘故了,那是因为年老体衰的母亲需要照顾啊,母亲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这个时候他若不在身边侍奉晚年,那养儿子是为了什么?

????黄昏时分,陈操之陪杨泉在书房闲谈,杨泉熟知世家典故,言谈颇见风趣,说起陈郡谢氏,杨泉道:“世人皆言谢安石雅量非常,却不知其弟谢万石亦有雅量,永和初年,名僧支道林回>县,建康名士皆聚征虏亭为支道林送行,蔡子叔先至,坐于支道林身侧,听支道林说《即色游玄论》,谢万石后至,支道林身边已经坐满了人,他不能近听支道林妙论,恰好这时蔡子叔有事起身,谢万石便移坐垫占了蔡子叔地位置,听支道林谈玄,大为叹赏,这时蔡子叔回来了,见谢万石占了他的位置,大怒,冲上去猛拽谢万石地坐垫,把谢万石连人带坐垫都掀翻在地,他自己占回原来的位置,谢万石跌得纱冠头巾都脱落了,众人原以为谢万石会发怒,未想谢万石整整衣冠,从容就座,继续听支道林谈玄,时人以叹谢万石有雅量,大司徒司马昱甚赏识之,此后官运亨通,此次北征若能建功,说不定就能开府仪同三司,与桓大司马并列了。”

????陈操之心道:“谢万适合在朝堂,不适合统兵啊,不知英台兄有没有把我地话转告她叔父谢安,估计谢万失败难以避免。”

????正这时,忽听坞堡大门那边来德叫道:“操之小郎君,有客人来了,是丁氏郎君。”

????陈操之一听,丁春秋怎么来了?便请杨泉小坐,他快步下楼,宗之和润儿跟在他身后,润儿道:“会不会是娘亲来了?”陈操之没答话,心里隐隐期待。

????陈操之带着侄儿侄女下到院中,丁府的三辆牛车已经驶进坞堡大门,丁春秋率先下了车,一眼看到陈操之,快步过来,很严肃地说道:“子重,我三姐来了。”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