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十二、忧心如捣-上品寒士 日博水位一直涨什么意思_日博靠谱么_BTE365亚盘技巧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十二、忧心如捣

卷二 深情 十二、忧心如捣2017-11-15 15:4:24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六九中文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十二忧心如捣

????为了让宗之和润儿与其母丁幼微多亲近半日。★(╰→),★五初陈操之并没有如以前那样一早就启程回陈家坞。他要在丁氏别墅用过午餐再出发。

????可以和两个孩儿在一起多亲近几个时辰。丁幼微既高兴又难过。又担心姑倚门盼望——

????陈操之安慰道:“嫂子放心。我来时就和母亲说过了。过了午时未到家。那就要傍晚到了。”

????丁幼微道:“小郎做事总是这么细心。考虑的很周到。”

????但半日时光也很快就过去了。临之际。润儿抱着母亲丁幼微白皙的脖颈悄声道:“娘亲不要难过。我们很快就能在一起不分开了。对不对?”

????丁幼微使劲点。在润儿脸蛋上亲着。把一双可爱孩儿抱上牛车。微笑着挥手道别。幽黑眸子睁很。长长的睫毛眨一下。因为眼里蓄满了泪。一眨眼就会流下来。

????牛车驶。宗之和润儿自然而吟唱起去年五月初离别母亲时丑叔教他二人的那首诗:

????庭中有奇。绿叶华滋。

????条其荣。将以遗所思。

????馨香盈怀袖。路莫致之。

????经物何足。但感别经时。

????……

????轮红日渐渐的在了明圣湖西面群山之外。暮色四起。还看不到陈家坞庞大坚固的坞堡。但的烟远远的就先看到了。

????迎面过来三辆牛车和七八个随车步行的健仆。道路逼,。来福先将牛车驶到路边。好让对面的牛车过去。来德也驱车避让一侧。

????那三辆牛车交错而过时。最后面一辆突然停下。车窗帷幕拉开。车厢里有人说道:“来者可是陈操之?”

????冉盛忙道:“小郎君。有人找你。”

????陈操之一下牛车。那车厢里的人便“咦”了一声说道:“原来你便是陈操之。”

????车厢里幽暗。陈操看不清说话的面目听声音也很陌生。便拱手道:“足下是谁找我何事?”

????那人道:“愿闻足|竖笛一曲。”

????冉盛就笑又一个来听小郎君吹的。”

????陈操之便不再多言。让小从车厢里递出他的柯亭笛。坐在车上吹了一曲根据康琴曲《长清》《短清》改编成的洞曲。

????暮色沉沉。麦穗清香。五辆牛车静静不动。只有一缕声氤氲缭绕。仿佛远处的炊烟。良久。三辆牛车向东另两辆向西。越离越远。各自消失在霭霭暮色里。

????……

????过了端午佳节。钱唐陈氏族长陈咸便带着长子陈尚还有两个壮年户离开钱唐启程赴京。族人中除了陈操之。无人知道老族长远道去建康有何大事。但见陈咸重的样子。就知道此事不小而且还是好事。

????陈操之与陈咸的幼子陈谭。还有东楼的陈一起送至枫林渡口临上船前。陈尚执着陈操之的手问:“十六弟。我父让我陪他进京究竟何事啊。十六弟一定知道。先-我吧。这心里不明不白的难受啊。”陈操之还未回答。先上船的陈就喝道:“尚儿快上船。”

????陈操之道:“三兄这是族中大。四伯父很快就会告诉你的三兄保重。照顾好四伯父。一路平安。”

????陈是陈咸的次子。过继给东楼为|的。年龄比陈操之大三岁。而陈谭比陈操之小一岁。这族中兄弟三人立在枫林渡看着渡船过江。牛车登岸。陈咸与|尚带着二仆远去。

????陈陈谭也追问|操之:“我父兄去建康到底何事?”

????陈操之道:“四伯父严命我不许说。否则宗法侍候——反正是好事。八兄弟没看到四伯父喜气洋洋的样子吗?”

????陈陈谭一起点头:“那倒是。”

????三人回陈家坞。边走边谈。陈谭因为明年要去吴郡狮子山下徐氏学堂求学。话题特别多。向陈操之问这问那。陈操之道:“那徐士之子徐徐仙民是我挚友。九月间会来陈家坞。仙民家学渊博。到十七弟可向他多请教。”

????陈谭笑道:“十六大才。我何必舍近求远。”

????陈操之一笑。便问陈谭读书义理如何?

????陈尚陈陈谭三弟都是陈亲自教导的。学很有根基。但对时下的显学——玄学一无所知;书法习汉隶和章草。对风靡江左的王谢行草也没有临过。学识都停留东汉时期。以后若参加定品考核是很吃亏的。

????回到陈家坞。陈操之便将自己抄录的王弼何晏诸人的玄学着作。还有在徐氏草堂听徐藻博士授课时记录的大量笔记借给陈陈谭兄弟。让他二人笔录一份。

????陈陈谭看着那厚厚一叠装订好的书册。又惊又佩。陈谭道:“十六兄。这都是你一年来手抄的啊。这怕不有百万字。我抄到什么

????|”

????陈翻看那字迹秀的书册。叹道:“父亲常夸十六弟天资聪颖。十六弟固然天资聪颖。但这份勤学苦也非常人可及啊——谭弟。从今日起。我二人每日抄书五千字。汉隶书写太慢。章草又不适于抄书。便临十六弟的行书。遇有经不明之处便向十六弟请教。”

????陈比陈操之年长都能不耻下。陈谭自然更话说。

????自此以后。东西南三面楼书声琅琅。只有北楼陈满一系不读书。陈满只想做个富足田家翁。次子陈流落到这般的步让陈满很难受。他也知道陈流是自作自受。但心里对陈咸陈操之未尝没有怨气。

????陈操之每日读书习书法一边作画一边揣摩《卫氏六法》中的人物技法。他想为陆画一幅仕女图。但迟迟不敢动笔。生怕手中画笔拙劣。亵渎了心中那美丽形象。于是便先画冉盛和荆奴。人物画。画丑容易画美难。这就是当卫什么让陈操之学画人物要先学画鬼神。当时顾之还在一笑着说了一句“画鬼容易画人难”——

????夜里掌灯后陈之总要在母亲,前坐一会。陪母亲说说话吹曲子给母亲听。陈母李氏最听两曲子。一首是《忆故人》另一首是陈操之根据康琴曲《长清》《短清》改编的曲。五月初十夜里陈操之吹奏了这一曲后。陈母李氏问:“丑儿。这首曲子可有曲名?”

????陈操之想想。说道:“娘。这子叫《青莲曲》。”

????|母氏微笑道:“好。好。《青莲曲》。为娘喜欢。”陈操之又坐了一会见母亲睡着。才悄悄退出。书房学习。不知为什么。心里总觉的不踏实?

????小在一侍候陈操之夜读。见|操之宛若墨画的双眉蹙起。便问:“小郎君有何忧心?”

????陈操之道:“没别。就是觉的母亲精力越来越不济了白日里也坐在那打瞌睡。”

????小婵道:“是啊。老主母从底楼上到三楼就气喘不止英姑说老主母夜里总是辗转反侧。不好。”

????陈操之忧虑更深。次日早上便去为母亲搭脉。觉脉象虚弱。又贴在母亲胸前听心跳。心律不齐。时时慢母亲应是心脏有病但《肘后备急方》里并没有治疗这种心疾的方子。心疾病就是在千年后世也是非常棘手的——

????忽然想起去年九月师去罗浮山之前的临言让他今年五月之后留在陈家坞莫再外出——

????一念及此。陈操之矍然一惊。葛师话里的意思莫非是因为母亲的病。葛师是当世名医。若真是那个意思那岂不是表明母亲之疾是无法医治了不然的话葛师何吝一方?

????|母李氏见儿子脸大变。忙问:“丑儿。你怎么了?”

????陈操之定下心神。微笑道:“娘。我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六品免状还|来。挂心呢。”

????|母李氏吁了一口气。笑道:“傻孩儿。你才回来几日呀。不是说免状要去建康邻取的吗。来回都要一个多月。”

????陈操之见母亲身体也无别的不适。略略宽心。心里安慰自己道:“我定是猜错了葛师留言之意。葛师不会是这个意思——上了年纪的人心律有些不齐也很常见。样活个十几二十年。前世我见的多了。”

????陈操之回书房给陆纳陆太守写了一封信。说了母之病。问扬州名医杨泉还在吴郡否?不管是在吴郡是已回扬州。都恳请陆使君出面。请杨泉来钱唐一趟——

????信写好后。派来德送去。来德找冉盛做伴。二日午后便步行出发了。

????五月十四这日午后。祝英台的一个健仆风尘仆仆来到陈家坞。带来祝英台的一封信。清雅脱俗的谢安体书法让人赏心悦目。短短几行字:

????“英台白:钱唐一别。只闻木声。不闻送别曲。至今思之耿耿。近日谢公东山别墅有丝竹书法雅集。吾弟英亭亦将与会。盼子重命驾前来。或有再见之缘。英台顿首。”

????陈操之怦然心动。却又摇摇头。对祝氏仆人道:“代我向两位祝郎君致歉。我家中有事。不能前去赴会。

????”

????祝氏健仆很是着急。求道:“陈郎君务必去一趟吧。会此又不远不需两日就能到。”

????陈操之遗憾摇头。写了一封回书。让那仆人带回去交给祝英台。

????————————————————

????码到凌晨二点。终码出第二章了。书友们手里若还有月票的。请鼓励一下吧。没有月票的。推荐票要。本周网站无推荐。只盼分类推荐榜上能挂个名。寒士会有帮助。非常感谢!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