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一 玄心 二十九、如此一见钟情-上品寒士 日博水位一直涨什么意思_日博靠谱么_BTE365亚盘技巧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二十九、如此一见钟情

卷一 玄心 二十九、如此一见钟情2017-11-15 15:2:34Ctrl+D 收藏本站

????$请到 wwW.69Zw.Com 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夜里还有一次更新,求推荐票支持,把寒士顶上去,进入前三品!

????无所事事才会觉得光阴似箭,心里有期盼而且勤勉不辍时,就觉得日子过得很慢,陈操之每日习书诵诗朝花夕拾,有时会觉得时间似乎静止了一般,一天的容量如此之大,临睡时枕上回想,心里很欣慰,嗯,今天又学了很多东西,王弼的《老子指略》已经学完郭象的《庄子注》已经学到“大宗师篇”《周易注》最是繁难,还在学习“系词传”书法的“之”字今天写得颇为灵动,据传王羲之为写好“之”字,特意养了一群大白鹅,观察白鹅曲颈凫水的姿态……

????陈家坞是不是也养一群鹅?想着想着,陈操之就睡着了。(-.COm>

????日子一天天过去,夏去秋来风景异,九曜山由葱笼滴翠变得苍苍黄黄,晨起登山,落叶满径,立在峰顶,北面大湖吹来的风飒飒苍凉,已经有凛冽之感。

????忽一日正午,两辆牛车停在了陈家坞堡大门外,原来这日已是九月初五,丁幼微派人来接陈操之叔侄去丁府别墅相聚了。

????小婵青枝自然要跟去,因为陈操之还要参加九月初九的登高雅集,陈母李氏就让来福带着来德和冉盛一起跟去,多个照应。

????又是枫林渡口,渡船依然在北岸,不同的是,枫林叶子全红了,一簇簇一团团,大片大片的红好象熊熊燃烧着的火焰,倒映着江水,半江瑟瑟半江红。

????润儿很期待地望着陈操之,过了一会,开口道:“丑叔,吹洞箫吧?”

????小婵笑了起来:“润儿是想着再有人赠宝贝给操之小郎君呢,对不对?”

????众人皆笑。

????陈操之手扶那棵歪柳,对润儿道:“丑叔再等江上有行船时再吹箫,这空荡荡的不是白费力气吗?”

????润儿觉得有理,脑袋连点,眼睛眨眨,可爱极了。

????众人又笑,对岸的一大一小两条船这时过来了,牛车上大船,人上小船,艄公长篙朝岸边一点,小船飘然离岸,艄公将长篙搁在船舷外侧,摇橹操船驶向江心。

????钱唐江在这一段水流平缓,但江面开阔,从南岸至北岸有四里水路,摆渡过江需要两刻钟。

????江水在船舷边微微涌动,不舍昼夜奔流,水花溅在手臂上脸颊上,沁人心脾的凉。

????陈操之取出“柯亭笛”,对着一江秋水吹奏一曲《忆故人》,流水助箫音,悠咽宛转,若四个月前的那个风神萧散的赠笛人在,定会辨出陈操之此时的指法愈加纯熟,吐气出音尽得其妙,音域跨度泛然加宽,更具表现力和感染力。

????临到北岸,艄公突然惊道:“听郎君曲入迷,不知不觉往下游飘荡了一程,莫怪。”一定不肯收摆渡钱。

????陈操之让来福将四十枚五铢钱排在船舷上,上岸登车,傍晚时分到达钱唐县城东郊的丁氏别墅。

????这次来得比上回略早,暮色初下,西边天际犹有暗红霞光,别墅侧门前的那株叶片肥厚的枇杷树下,那个素白绰约的身影正在翘以待,正是丁幼微。

????宗之和润儿这回比上次活泼得多,远远的就欢叫着:“娘亲——娘亲——”

????陈操之看着嫂子丁幼微轻盈地提着素裙下摆从枇杷树下碎步奔出,他有这样一种感觉,似乎自上次离别后,嫂子就一直立在枇杷树下等着他们。

????……

????夜里,丁幼微和陈操之叔侄在二楼书房坐定,宗之和润儿喜滋滋地向母亲献礼,汇报别后四个月的学习成绩,润儿已经能把整部《论语》背下来,而且开始临摹《曹全碑》,上次丁幼微将一本《曹全碑》的拓本送给爱女,那是丁幼微幼时临的字帖,《曹全碑》娟秀清丽,结体扁平匀称,舒展超逸,风致翩翩,长短兼备,在汉隶中秀丽飘逸第一,最适合女子练习,润儿每日练习,现在已经有点样子,好歹不会下笔一团墨猪了。

????宗之的《诗经》已背诵至“小雅”,而且陈操之已向他开讲马融的《论语集解》。

????见两个孩儿这般聪慧好学,丁幼微眉花眼笑,对陈操之道:“嗯,四个月不见,小郎个头又长高了一截,快有七尺高了吧,学业肯定也大为长进了,上次来福到县里,奉你之命特来见我,陈家坞的事我都知道了,有大名鼎鼎的葛稚川赏识你,嫂子真为你高兴。”

????丁幼微清瘦依旧,若不胜衣,搁在书案上的手,骨节修长,显得尤其的瘦,但面部比上次光彩,脸色不再苍白,肌肤有着细瓷的微微光泽。

????陈操之向嫂子说了这四个月的求学经历,看了些什么书,遇有疑难葛师又是如何为他解惑的,娓娓道来。

????丁幼微道:“我并不知稚川先生隐居宝石山,操之真是有缘,若遇到的是别个高傲隐士,不见得会这么看重你,稚川先生则不然,稚川先生看到你,定会想起他当年求学之苦,稚川先生也是幼年丧父,家道中落,传闻他为了抄录一本书,曾从丹阳句容徒步千里到会稽,好学之名,天下知闻。”

????陈操之道:“葛师待我极好,与葛师当年相比,我幸运得多了。”

????丁幼微道:“嫂子本来想你这次参加登高雅集之后便去吴郡拜在徐邈门下,现在有了稚川先生,你就不必负笈游学了,等过两年直接去建康。”

????陈操之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在家可以侍奉母亲,宗之润儿也要我作伴呢。”

????……

????此后三日,陈操之一直呆在丁幼微的小院,照常习字看书,又向嫂子询问登高雅集之事,丁幼微十四岁那年曾随时任六品丞郎的父亲参加过一次钱唐县九月九登高雅集,就是那次与陈庆之邂逅——

????陈操之问:“嫂子,州郡的中正官如何在登高雅集上现人才擢之入品呢?当场赋诗还是辩难儒玄经义?”

????丁幼微笑道:“赋诗辩难是其一,但中正官取才有时很奇怪的,仅仅是因为你一句话合了玄理,或因为你坐在山石上倚在松下风致孤标洒脱自然,就入了他的眼——”

????陈操之失笑,心道:“这很象男女一见钟情啊,这就是晋人所谓的妙赏吧。”

????丁幼微也笑,说道:“不过也不是中正官看上了就一定能入品的,还要派人在县上和乡闾访问,看其家世簿阀和道德声望,可取再赴郡上由扬州中正官亲自审定,报请大司徒颁入品免状。”

????陈操之知道后世关于对九品中正制弊端的指责,因为中正官都是由上品的士族担任,士族高门之间因为联姻关系都是荣辱与共的,所以不用说要偏袒士族子弟而排斥寒门庶族,所谓“今台阁选举,徒塞耳目,九品访人,唯问中正。故据上品,非公侯之子孙,亦当涂之昆弟也”,这弊端在东晋后的南朝尤为严重。

????丁幼微知道小郎的心事,安慰道:“操之,你不用太担心,中正官也是要讲声誉的,他提拔入品的士子如果日后被现品行不端才识低劣,乃至触犯刑律,中正官也要负连坐之责的,所以士族子弟固然会被偏袒,但真正的俊拔之才也会被擢取,当然,你想被擢为上品是不可能的,但只要能入品就好,因为这不是一品定终身的,三年后还可以再次品评,希望那时小郎已经让钱唐陈氏跻身士族,以你之才貌,到那时定为上品亦非难事。”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