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一 玄心 二十六、解忧-上品寒士 日博水位一直涨什么意思_日博靠谱么_BTE365亚盘技巧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二十六、解忧

卷一 玄心 二十六、解忧2017-11-15 15:2:31Ctrl+D 收藏本站

????$请到 wwW.69Zw.Com 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葛洪麻布道袍,童颜鹤,七十五岁高龄背不躬耳不聋,眼神清亮,行步矫健,后世传闻其善房中术,《抱朴子·内篇》亦有论及,但陈操之在初阳台道院并未看到有年轻女子,看来是谣传。-.CoM

????陈家坞的陈氏族人见陈操之请来到宝石山须眉皆白的老神仙,无不惊奇,齐齐施礼,口称:“仙翁”

????葛洪给陈母李氏切脉,又问了陈母李氏的饮食睡眠,点点头,与陈操之来到书房坐定,小婵上茶,葛洪举盏抿了一口,瞑目细品,但觉清香满口,回味无穷,睁眼问:“这是什么茶,烹制法大异?”

????陈操之道:“这是常见的上虞细茶,未经烹煮,直接冲。”

????另一个胥吏怒道:“听闻陈家坞私藏流民逃避税役,我二人特来抓捕,这不需要文书吧!”

????陈操之道:“这也属于检籍,还得要文书。”

????黄面皮胥吏一眼看到独臂的荆奴,喝道:“就是这个独臂老头,抓住他,看陈操之还如何抵赖。”

????两个胥吏一齐朝荆奴冲去,冉盛跳了出来,两手揪住二吏望后一搡,二吏踉跄数步,摔了个四脚朝天。

????葛洪不知何时站到了陈操之身边,揽须笑道:“操之小友,老道明白了,这就是令堂所忧心之事,是致病之由你既请老道来为令堂疗疾,那令堂这病因老道就一并除去。”说罢,挥动着麈尾迈步上前,对那两个胥吏道:“老道与汪府君有旧,你二人先回去,莫在此骚扰,老道会致信汪府君”

????那两个胥吏正怒火熊熊,刚才一跤摔得好狠,这不是殴打官差蔑视律法吗?正要咆哮作,却不知哪里出来这么一个须皆白的老道,装什么仙风道骨啊,还说与汪县令有旧,轻描淡写地让他二人回去,简直是岂有此理,没看到刁民抗法吗?

????一个胥吏揉着后脑壳,斜眼瞅着葛洪,冷笑道:“老道,我二人是秉公办事,怎么是骚扰?你这老道说得轻松,一句认得汪府君就可以打我二人回去,你昏庸了吧?老糊涂了吧?”

????葛洪麈尾往前一拂,好似施法一般,喝一声:“掌嘴!”

????他身后那个仿佛是聋子的魁梧大汉应声一跃上前,抡起蒲扇般大的巴掌,两个巴掌下去,两个胥吏嘴歪了牙掉了,半边脸迅即肿了起来。

????葛洪道:“回去代我致意汪府君,就说丹阳葛稚川请他有暇来宝石山初阳台道院一晤。”

????两个胥吏捂着嘴,狼狈而走,虽然还是不知道葛稚川是什么人,但眼前亏吃不得,回到县上再说,绝饶不了陈操之和这个老道。

????来德和冉盛看着那两个一路唾血的胥吏,心里真是畅快,放声大笑。

????……

????当日午后,两个挨了打的胥吏回到县署,向鲁主簿控诉,鲁主簿当然知道葛稚川是谁,暗暗吃惊,心道:“那陈操之如何又与葛洪有了交情?竟让一向清高不理俗事的葛洪为他出面,葛洪名声极大交游广阔,慢说是我,便是钱唐禇氏又何敢与葛洪作对!”

????鲁主簿思来想去,暂时无法对付陈操之,只有徐图后计,只要陈操之在钱唐县,那总有办法敲剥得他倾家荡产,葛洪又不能长久庇护他,至于陈氏的荫户来福,就等七月检籍通告张贴后再去抓到县上来,那时看陈操之还有何话说?

????然而鲁主簿没想到的是,钱唐县令汪德一听说葛稚川请他去道院一晤,简直大喜,吴郡太守陆纳之兄陆始,官居五兵尚书,三年前专程来访葛洪,葛洪闭门不见,陆始怏怏而退而现在,葛洪竟让人传话请他去一晤,这要是宣扬到郡上州上,他汪德一岂不是名声大振了?

????汪县令恨不得立即就去拜访葛洪,无奈天公不作美,接连下了十余日的淫雨,直至五月二十三日才放晴。

????二十四日一早,天色微明,汪县令带着几个仆从就出了,从钱唐县城到明圣湖畔的宝石山有五十多里路,先乘牛车后坐肩舆,在未时初刻来到了初阳台道院。

????一见长眉如霜须如雪的葛洪葛稚川,汪县令即一躬到底,深深施礼。

????葛洪正与一个风度俊逸的美少年对坐相谈,短案上两盏清茶香气缭绕,葛洪示意汪县令暂坐一边稍候,汪县令不知这俊美少年何许人,只听葛洪对那少年道:“老道这四十卷《抱朴子》从未示人,你既欲读,我便借你,五日借一卷,以便你抄录,还有,还书时老道要考你读书心得,若回答不称我意,下一卷便不借,哈哈,好了,你回去吧。”

????葛洪挽了少年的手送出院门,看着少年主仆三人下了岭方才回道院。

????汪县令移膝靠近,小心翼翼问:“稚川先生,方才那少年何人,得蒙稚川先生青眼,何其幸也?”

????葛洪笑问:“汪府君以为他是何人?”

????汪县令道:“此子骨秀神清,风仪极佳,定是名门之后,莫非是王谢子弟?王谢子弟年龄与这少年相仿佛的有王献之和谢玄,若卑吏猜得不错,这少年不是王献之便是谢玄。”

????葛洪哈哈大笑,说道:“汪府君差矣,王谢子弟如何会在这明圣湖畔向老道讨教,此子姓陈名操之,其父兄亦小有名,汪府君想必也有耳闻?老道请汪府君来此,便是为了此子。”

????“他便是陈操之!”汪县令瞠目道:“卑吏知道,卑吏知道,此子书法音乐尝蒙桓参军和全常侍的赏识,桓参军还将柯亭笛赠与他”

????“哦,还有这等事!”葛洪颇为惊讶,他与这少年交往已有半月,少年隔日便来向他讨教,问及的疑难之深奥表明少年好学深思,而且往往别有妙理,葛洪亦受之启,暗叹少年宿慧,是王弼一般的天才,又喜少年纯孝,潜心苦读也与他幼年经历相似,所以视少年若子侄辈,甚是喜爱,但少年从未对他说起过曾蒙桓伊全礼赏识之事,此等不骄不躁不自矜的雍容气度想那王献之谢玄也未必能及吧?

????好了,操之又可以认真学习了,继续优雅从容的旅程吧。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